• 年份:2012
  • 集数:35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红色黎明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斩匪剧情

解放前夕,江西梓溪狼悚山活跃着一股绿林好汉,在大哥贺云峰的带领下劫富济贫,匡扶正义。因一次盲打误撞,贺云峰救下共产党员陈子墨,由此得罪以前的兄弟、现在的保安司令郑国忠,遭到国军的疯狂围剿。在艰难的反围剿过程中,贺云峰深受陈紫墨的影响和熏陶,逐步接受改编,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大队。解放后,由于对梓溪情况十分熟悉,贺云峰......[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49年初,历时142天的三大战役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完胜宣告结束,全国解放指日可待,为减少战争对人民的伤害,中国共产党从大局出发,诚邀国民党代表前往北平举行和平谈判,争取迅速结束战争,早日实现和平,而国民党政府却不甘失败,通过假和谈暗中加紧备战,企图划江而治,在渡江战役前夕的赣东北这座匪患猖獗的古城梓溪,狼悚山活跃着一股绿林好汉,在大哥贺云峰的带领下劫富济贫,匡扶正义。
    土匪马金飚带人包围了一辆国军军车,国军只好将...[详情]

    1949年初,历时142天的三大战役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完胜宣告结束,全国解放指日可待,为减少战争对人民的伤害,中国共产党从大局出发,诚邀国民党代表前往北平举行和平谈判,争取迅速结束战争,早日实现和平,而国民党政府却不甘失败,通过假和谈暗中加紧备战,企图划江而治,在渡江战役前夕的赣东北这座匪患猖獗的古城梓溪,狼悚山活跃着一股绿林好汉,在大哥贺云峰的带领下劫富济贫,匡扶正义。
    土匪马金飚带人包围了一辆国军军车,国军只好将枪上的东西卸下,他们打开后发现全是军服和棉被,还发现了大洋和烟土,那是刘三炮的货。当他们要将货送走时看到山林中的埋伏,贺云峰带人赶到将他们堵住,马金飚看情况不妙只好放弃货物而走。贺云峰带着东西回去时见到了龙胜男,他是从她那里借来的马。梓溪保安司令刘三炮用了调包计和马金飚合谋,马金飚看出劫持物资之人是贺云峰,刘三炮想让马金飚帮忙除去贺云峰。
    郑次长给刘三炮打电话说是谭晓月举报的他,毛局长派郑国忠对查刘三炮,他知道郑国忠不是钱能收买的。贺云峰劫上山的大洋和烟土都是假的,除了衣服是真的外。刘三炮对于特派员的到来有些惊慌,谭晓月准备特派员最喜欢的东西等着他,对于他的到来让她很激动。刘三炮命人调查了郑国忠的详细资料,郑国忠曾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赵长功被刘三炮用重金收买,刘三炮让人请贺云峰下山。贺云山知道龙啸山、刘三炮等人看他不顺眼,马金飚收买了贺云峰的手下。
    贺云峰应约下山见到刘三炮,他这是单刀赴会,贺云峰并不惊慌,刘三炮突然命人将他围起来。贺云峰命人绑架了刘三炮的儿子刘大炮,他是有备而来,刘三炮没敢拿他如何。贺云峰回去时候才知道臭头兵被刘三炮的人抓走,他带他们先回山寨,刘大炮被放回去。
    贺云峰知道兄弟两人都被刘三炮抓走后前去要人,刘三炮叫出了马金彪,马金彪说出顺子当了内奸的事情,刘三炮想让贺云峰听从自己调遣,还答应分成给他,前提是让他杀人,所杀之人是来调查他的郑国忠。贺云峰晚上来到郑国忠的住处,郑国忠警觉后用枪指令他,两人在屋内打斗起来,郑国忠假装中箭。[收回]

  • 第2集

    等两人举枪相时贺云峰将面罩摘下,他们想起了小时候打猎时候的事情,谭晓月听到动静后也出来查看,郑国忠称没事让他们退下,保安司令部随后派人冲入屋中向郑国忠开枪,还在屋外放火,刘三炮带人赶到时命人赶快救火,谭晓月想冲进去救人时被人拉住。大火之后他们在废墟里发现了郑国忠的枪和手表,谭晓月发现电话被监听。
    刘三炮命人去攻打贺云峰的山寨,到山上后才发现空无一人,贺云峰早安排人进行转移,刘三炮的人扑空了,他要想办法找到贺云峰,贺云...[详情]

    等两人举枪相时贺云峰将面罩摘下,他们想起了小时候打猎时候的事情,谭晓月听到动静后也出来查看,郑国忠称没事让他们退下,保安司令部随后派人冲入屋中向郑国忠开枪,还在屋外放火,刘三炮带人赶到时命人赶快救火,谭晓月想冲进去救人时被人拉住。大火之后他们在废墟里发现了郑国忠的枪和手表,谭晓月发现电话被监听。
    刘三炮命人去攻打贺云峰的山寨,到山上后才发现空无一人,贺云峰早安排人进行转移,刘三炮的人扑空了,他要想办法找到贺云峰,贺云峰知道刘三炮没找到自己不会轻易杀牢中的兄弟们。刘三炮在城中贴出告示要对刘三炮的兄弟进行五马分尸之刑,他命秀才拿到刘三炮的命根子。顺子去监狱中看望臭头兵,臭头兵将他大骂一顿。
    贺云峰找到马倌买了一匹发情的母马,臭头兵两人被吊起来栓在马上,刘三炮要对他们执行五马分尸,从胡同中突然跑出一匹发情的母马,贺云峰随后出现,臭头兵两人被救走,龙胜男骑马带人接应他们,贺云峰也骑马逃走,但他被刘三炮的人堵住,刘三炮带人将郑国忠的灵堂布置妥当,还装作好人过去悼念,刘三炮将贺云峰押到灵堂前,郑国忠突然从里面走了出来,这让郑三炮和众人大惊,郑三炮被抓住,郑国忠放了贺云峰。
    郑国忠和贺云峰合力上演一出金蝉脱壳,还有人证当面揭穿了刘三炮的阴谋,人脏并获让刘三炮无话可话,刘三炮了解自己的情况,他对党国已经没有希望,郑国忠当场把刘三炮打死,他接任了刘三炮的职务。
    赵长功被郑国忠任命为司令部稽查科科长,那些和刘三炮走的很近的人都被开枪打死。谭晚月被任命为行动组组长,郑国忠还命人挂上江西第九区司令部的牌子,赵长功继续潜伏下去。顺子听到了白瞎子和马金彪的对话,马金彪让人查清楚郑国忠的来路及喜好。贺云峰不喜欢党国,他想回去山寨,他永远不会背叛兄弟的情义,郑国忠不想放他离开。[收回]

  • 第3集

    贺云峰知道郑国忠是不会杀他的,他扭头走了,临走时说太夫人在山上,让他有空过去看看。郑国忠以前叫郑继业,他感觉自己发生了很大变化,而贺云峰以前叫贺初九,郑国忠是他的旧主,他变得让贺云峰也感觉不认识了。贺云峰回去后决定不招安,他当土匪是当定了,郑国忠对于多年来不能赡养母亲而感到愧疚,但为了党国大业只能向山遥望。
    谭晓月向郑国忠说起梓溪的土匪势力,目前他们没有证据证明贺云峰和共产党有关系,郑国忠想还梓溪一个新气象,马金彪的...[详情]

    贺云峰知道郑国忠是不会杀他的,他扭头走了,临走时说太夫人在山上,让他有空过去看看。郑国忠以前叫郑继业,他感觉自己发生了很大变化,而贺云峰以前叫贺初九,郑国忠是他的旧主,他变得让贺云峰也感觉不认识了。贺云峰回去后决定不招安,他当土匪是当定了,郑国忠对于多年来不能赡养母亲而感到愧疚,但为了党国大业只能向山遥望。
    谭晓月向郑国忠说起梓溪的土匪势力,目前他们没有证据证明贺云峰和共产党有关系,郑国忠想还梓溪一个新气象,马金彪的烟馆被查封,赌场和妓院也在梓溪中消散。郑国忠决定整肃龙山的龙啸天和狼悚山的贺云峰,缘由是劳军费。顺子回去后将钱交给媳妇保管,他称那都是卖命的钱,马金飚找到他后将他带走,顺子被他绑在树上。贺云峰对于出卖兄弟的人很痛恨,贺云峰听说顺子被绑在寨门口后过去查看。
    贺云峰出后听到马金飚的声音,顺子让臭头开枪,他只求一死,马金飚想和他们化解矛盾。贺云峰拦住了臭头的枪口,他将刀架在顺子的脖子上,一刀划过之后他没伤顺子,贺云峰不想让他死第二回,他清楚顺子已经够残了,还让小刀给他松绑。龙啸天去拜见郑国忠,他向他问起整顿之事,贺云峰也赶来坐在那里听着。郑国忠让龙啸天让他按自己的要求来,龙啸天只他服从安排,郑国忠还让贺云峰站起来说话,贺云峰想离开时郑国忠提出劳军费,他说自己都把钱粮给了老百姓,而龙啸天都给了刘三炮。
    郑国忠命人把贺云峰打入死牢,小刀见他不出来有些担忧,小刀要闯入时看到贺云峰被人关押起来,贺云峰让他先回去。龙啸天离开,马金飚拿出五千大洋,郑国忠提出让他们改编,成立民团并听从调遣,马金飚只得服从。郑国忠来到监狱中看望贺云峰,贺云峰的要求并不高,他感觉现在过的很好,只想自由自在地活着,郑国忠向监狱中空开一枪后放了贺云峰,他让他以后好自为知。
    小刀带着郑母来到司令部,郑国忠看到她后跪在地上,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还让他赶快放人,郑国忠希望她能跟自己住,郑母坚持要留在山上住。他们还不知道贺云峰已被郑国忠放了,郑母从言语中看出他已将贺云峰放回。郑国忠望着残破的老宅,心中涌现出一股无法抵制的伤感,那是他和贺云峰一起长大的地方,他清楚两人情谊无法恢复到过去了,郑国忠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以前贺云峰曾救过他一命。谭晓月通过电台调到有共产党的队伍通过梓浮溪,郑国忠命人速查。中共梓溪地下党收到情报后继续关闭电台,谭晓月命人马上破解。[收回]

  • 第4集

    谭晓月破解了梓溪地下党的密码,郑国忠安排人在老虎口设伏,他命人穿着便衣并要活捉那两个德国人。陈子墨见到了梓溪地下党的领导人冯云清,冯云清将原计划路线改变,并说出那是飞鱼的方案,路线改行狼悚山东。冯云清还将一个锦囊交到陈子墨手上,还拉了两个棺材掩护他们行动。小刀和贺云峰回去时看到两个洋人进了棺材,他们上前查看。
    龙啸天一直把龙二放在身边,因为他是自己的关让弟子,他把自己的安危交给他。马金飚通过望远镜看到棺材之中洋人在喝...[详情]

    谭晓月破解了梓溪地下党的密码,郑国忠安排人在老虎口设伏,他命人穿着便衣并要活捉那两个德国人。陈子墨见到了梓溪地下党的领导人冯云清,冯云清将原计划路线改变,并说出那是飞鱼的方案,路线改行狼悚山东。冯云清还将一个锦囊交到陈子墨手上,还拉了两个棺材掩护他们行动。小刀和贺云峰回去时看到两个洋人进了棺材,他们上前查看。
    龙啸天一直把龙二放在身边,因为他是自己的关让弟子,他把自己的安危交给他。马金飚通过望远镜看到棺材之中洋人在喝水,还看到他们去了狼悚山的方向,马金飚让白瞎子跟踪过去,小刀和贺云峰分别行动起来,他们看到马金飚的动作。小刀见国军去了狼悚山方向后给山上报信,龙胜男也骑马去了狼悚山。陈子墨带人被贺云峰的人围住,贺云峰知道国军车马上到来,陈子墨打开锦囊事看到字条上写着贺云峰三个字。白瞎子向马金飚汇报说人被贺云峰劫上山,赵长功建议先回去,关于贺云峰的事情他想让陈国忠定夺。
    贺云峰招待了他们,陈子墨对他们并不放心,龙胜男赶到后上前质问贺云峰,陈子墨见她询问时自报家门,她看出她不愿意暴露身份,贺云峰让前解释时被龙胜男揪住。陈子墨想带人走时被贺云峰拦住,他很好奇郑国忠为何要抓获他们,陈子墨相信他的话,贺云峰安排人让他们住下。赵长功回去后向郑国忠汇报说老夫人在山上,他不敢轻易行动。
    秀才查看了陈子墨等人的行李,他向贺云峰表述了自己的观点,他不赞成他拿兄弟们的性命去冒险。陈子墨明白飞鱼的意思,她清楚狼悚山的土匪和国民党是敌对关系。郑国忠清楚那两名德军密码专家的重要性,他命人在狼悚山周围布下重兵。郑国忠独自一人来到狼悚山拜会贺云峰,国军也悄悄向山上靠拢,进去的几个国军被活捉,都中了圈套。郑国忠对贺云峰说他们抓的是共产党,贺云峰称他们已经离开,郑国忠认为小时候是玩游戏,他不想兄弟两人走成这样,贺云峰早就向他表明立场,郑国忠向他质疑为何要救共产党,贺云峰说是自己没文化,他坚持说已经将人放走。
    小刀带着陈子墨等人从秘道离开狼悚山,那道他们走不了第二遍。郑国忠命人继续封山并查找狼悚山的秘道,谭晓月知道他们电台一直处于静默状态。陈子墨知道只能靠人附着自己,他们决定去云定寺,马金飚并不知道狼悚山有地道之事,他带人跟踪了算命之人。陈子墨和谢大武去云定寺接头,她走之前嘱咐其他人如果遇到问题就掩护专家撤退。[收回]

  • 第5集

    顺子发现卖香的情况不对,马金飚看到了陈子墨和谢大武,和他们接头的算命先生发现他们后发出警告,顺子拉着郑老夫人离开,云定寺前乱成一团。陈子墨和谢大武被马金飚的手下跟踪,他们撤退时见到了顺子,谢大武用身体挡住了山下扔上来的手雷,郑老夫人站了出来,这让马金飚不敢乱动,他们只好撤回去。郑国忠让人找到那个算命先生,谢大武受了重伤被贺云峰带到山上,他死前仍关注着镰刀的安危,还让他们将陈子墨等人送下山去,贺云峰答应下来。
    郑国忠见...[详情]

    顺子发现卖香的情况不对,马金飚看到了陈子墨和谢大武,和他们接头的算命先生发现他们后发出警告,顺子拉着郑老夫人离开,云定寺前乱成一团。陈子墨和谢大武被马金飚的手下跟踪,他们撤退时见到了顺子,谢大武用身体挡住了山下扔上来的手雷,郑老夫人站了出来,这让马金飚不敢乱动,他们只好撤回去。郑国忠让人找到那个算命先生,谢大武受了重伤被贺云峰带到山上,他死前仍关注着镰刀的安危,还让他们将陈子墨等人送下山去,贺云峰答应下来。
    郑国忠见到被抓的算命先生,他知道他是保安司令,他们没对他用刑,他知道马金飚是土匪,也是民团团长。郑国忠清楚他们是信仰高于一切的人,他说起他的家人,谭晓月还放起了他家人的录音,建武面对威胁陷入两难之中,他被迫选择了叛变。冯云清和建武的对话被躲在屋里的特务听到,建武只知道飞鱼是躲在司令部的潜伏人员,冯云清联系上了飞鱼,飞鱼正是赵长功,赵长功险些在行动中暴露。
    冯云清在餐馆听到飞鱼的暗号后跳出窗外,但还是被特务围住,冯云清死前向赵长功的胳膊上打了一枪,赵长功冒着暴露的危险发泄着心中的情绪,他不能哭泣,看着自己的同志离去他要坚强地面对。陈子墨将谢大武埋葬,在贺云峰的世界里第一次知道了尊严,第一次知道了同志的称号,正是这个称号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谭晓月对冯云清的逃走向赵长功提出质疑,还说起了那句诗。
    赵长功将情况报告汇报给郑国忠,郑国忠清楚还是输给了飞鱼。马金飚向郑国忠提起了龙胜男,他知道她不会出卖心上人,马金彪提出由他来娶龙胜男,还想让郑国忠保媒。郑国忠看出他的心思,还答应保媒。马金彪带着聘礼去见龙啸天,他拿出了郑国忠的书信,龙啸天知道马金彪在山上是大功臣,他看到郑国忠的信后没说不同意,龙二站在一旁也说想娶大小姐,两人争吵起来。
    龙胜男出来后听到他们的争执,龙啸天让她先回自己屋中,为了公平起见龙啸天提出比武召亲,他清楚马金彪的意图,龙胜男不愿意嫁龙二和马金彪,龙胜男要求去发贴子,还给贺云峰也发过去。龙胜男带人去了狼悚山,还拿着喇叭喊叫起来。贺云峰带人出去查看情况,骨朵将帖子交到贺云峰手上,贺云峰只好答应过去。马金彪对于比武召亲势在必得,可他三天还没见到帖子。[收回]

斩匪精彩对白

斩匪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斩匪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斩匪的短评

(0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