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2
  • 集数:32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宝贝战争剧情

《宝贝战争》顾名思义是讲由“孩子”而引发一场战争,而在这个战场上既有几代人的情感纠葛也有他们的悲欢离合。而我们的故事便是围绕分别代表着“60、70、80”后的三对夫妻以及他们的宝贝而展开。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这是一个花一样的年代,年轻的爱人们只钟情于事业的花,而忽视爱情的果,叶如馨和柳志文就是这样一对幸福白领,甜蜜伉俪,在无意识下进入了丁克状态。
    这是一个渴望收获的季节,儿子不愿做爸爸,爸爸却急着想当爷爷,还有同样急着做奶奶的妈妈。柳志文的爸妈经常在公园看着别人家的孩子玩耍。
    自己不愿意要孩子也许并没有错,然而这耽误了爸妈抱孙子,这就没什么道理了。一场宝贝的战争,从柳志文老爸柳洪亮的入院,拉开了帷幕。
    急救室门口,柳妈妈...[详情]

    这是一个花一样的年代,年轻的爱人们只钟情于事业的花,而忽视爱情的果,叶如馨和柳志文就是这样一对幸福白领,甜蜜伉俪,在无意识下进入了丁克状态。
    这是一个渴望收获的季节,儿子不愿做爸爸,爸爸却急着想当爷爷,还有同样急着做奶奶的妈妈。柳志文的爸妈经常在公园看着别人家的孩子玩耍。
    自己不愿意要孩子也许并没有错,然而这耽误了爸妈抱孙子,这就没什么道理了。一场宝贝的战争,从柳志文老爸柳洪亮的入院,拉开了帷幕。
    急救室门口,柳妈妈张金芳哭着和儿子抱怨,结婚五年还不要孩子这事,她绝对看不惯。柳志文不想要孩子,他觉得自己的日子过的很温馨,他厌倦妈妈每次连回家吃饭的时候都给自己上刑。叶如馨赶来稳定婆婆情绪,没料到婆婆并不领情。借着办手续,两人都走开了,婆婆一人在那守候。走开的叶如馨了解到是因为丈夫与退休局长老爸因为要孩子的事情发生口角,气的公公突发心肌梗塞,她责怪丈夫没有耐力,并警告不许再和婆婆顶嘴。
    现场,吴远虹在高层楼顶哭闹着要意欲跳楼,她希望自己的丈夫赵辉可以闻讯赶来现场,就两人离婚并且争夺孩子幸儿的所有权的事宜进行协商。
    听到医生说柳洪亮没什么大碍,守在门口的柳家人心中稍许安稳。柳志文是涌州都市报的一个小有名气的社会记者,这个时候来了电话要他去采访,他本能的拒绝了。叶如馨明知道他是个以工作为主的人,叫他别耽误工作,他稍微甜言蜜语的哄了老妈就被放了行。
    柳志文赶到现场的时候,赵辉已经到了,吴远虹正以死威胁要求争夺幸儿的抚养权。赵辉不想她胡闹,刚要上前,吴远虹转身要跳,听到女儿的声音,她第一反应就是停止了自己要跳的举动。被女儿牵下来的她咬了赵辉伸过来的胳膊,被赵辉一甩倒地。看不惯打女人的柳志文伸张正义,没想到遭到赵辉手下黄农的暴打。
    和儿媳抱怨儿子过分的举止,想到她们的以后,想到自己的老年,张金芳忍不住流泪,她希望从儿媳妇这里入手,动摇了如馨,让她劝儿子。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如馨接到了都市报主编宋怀光的电话,通知她去派出所,志文在那,她正好又是个律师。
    正欲离开警察局的赵辉看到了急匆匆赶来的如馨,恍如一次永久的回眸,却又隔阂如熟悉的陌生。来不及多说什么 ,如馨急忙进了里面,跟在后面的赵辉看到她是来找刚刚被打的记者,转身离去,要求黄农给柳志文道歉。
    初醒的柳洪亮想要继续和儿子未分胜负的争斗,得知儿子已经工作去了,直怪孩子妈妈太惯着,张金芳顺便把责任揽过来,不想他再生气。
    晚上在家,如馨希望柳志文换种方式和父母沟通,而柳志文态度坚决不妥协,然而在聪慧的媳妇教导下他终于领悟到虚心接受、坚决不改、迂回着来。不正面冲突,到最后该干嘛还干嘛,如馨的目的是要公婆开心,自己满意。
    挺着六个月大肚子的白俪到报社找到志文,引得众人疑惑。原来白俪是如馨如胜的女友。如馨的弟弟叶如胜是一个每天幻想着一夜致富的无业青年。闲来客串户外运动的领队,挣不了几个钱还老不着家,靠啃老为生。知道白俪怀孕之后就再也联系不是如胜,无奈之下来找姐夫志文,志文建议彼此留下联系方式,他尽量帮她找到如胜。
    因为写赵辉事件的稿件未被发表,志文大闹主编办公室,结果惹得一肚子气。
    白俪突然造访叶家,一听到她可以说出叶家的概况,刚锻炼回来的叶振山和王红英不再怀疑她是骗子。被请进屋的白俪显然不拿自己当作外人,她要求七十二小时之内找到叶如胜,叶妈妈生气走进屋里。
    叶如馨在行业里做的风生水起,对离婚官司尤其得心应手,被誉为“业内离婚官司第一人”。刚赢得了一场离婚官司的如馨,并不高兴,她不打算再接这样的官司,她觉得这样会心生内疚然而听了领导的话,她稍显欣慰。
    志文拿着东西看望医院的父亲,想好好表现一下进来就开始收拾东西,然而父亲明显气未消,将他带来的东西扔到了他身上,母亲张金芳跟着愤怒的他走出了病房。听着妈妈又教导自己赶紧生孩子,省得惹得彼此都不开心,他赶紧闪人。说完儿子安慰老伴,张金芳郁闷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俩驴。张金芳建议借此出院机会直接入住儿子家,并希望依据“死缠烂打,软硬兼施,撒泼打滚”这一战略战术达到最终目的。
    叶家,如馨两口和爸妈开起了一场关于白俪的家庭会议,叶妈妈不太同意白俪这身份,叶如馨将白俪孩子事件可能牵扯的一系列官司摆在了明面,顿时震住了。四人在如胜不在的情况下做出了决定。
    锻炼的柳洪亮看到了偷偷来看他的柳志文,嘴硬的说自己眼不见心不烦,实际上就是给外面的志文听的。[收回]

  • 第2集

    沮丧的志文回家给如馨宣布了两个消息,好消息是老爸病好了,明天就可以出院,坏消息是出院之后直接进驻自己家。他以没招就可能夜不归宿为条件要求如馨想对策。
    如馨开车来接公公出院,直接将二人送回了家,解释说最近都比较忙,隔壁还装修,不适合爸爸身体恢复。推说志文是为了工作才没来接爸爸出院,为此还差点和领导吵架,得到了柳洪亮的理解。说到志文订好了位置,晚上约二老吃饭,婆婆张金芳笑脸答应,柳洪亮也表态过几天再搬过去住。
    挂断电话准...[详情]

    沮丧的志文回家给如馨宣布了两个消息,好消息是老爸病好了,明天就可以出院,坏消息是出院之后直接进驻自己家。他以没招就可能夜不归宿为条件要求如馨想对策。
    如馨开车来接公公出院,直接将二人送回了家,解释说最近都比较忙,隔壁还装修,不适合爸爸身体恢复。推说志文是为了工作才没来接爸爸出院,为此还差点和领导吵架,得到了柳洪亮的理解。说到志文订好了位置,晚上约二老吃饭,婆婆张金芳笑脸答应,柳洪亮也表态过几天再搬过去住。
    挂断电话准备开车的志文被突然上车的如胜吓了一跳。如胜强烈要求和志文说重要事,地点被志文选在了如馨为爸妈定的包房隔壁,听说如胜想白俪把孩子打掉,志文坚决不同意。如胜以姐夫借三万块给自己为条件才同意回家解决此事。
    这边,如馨和爸妈一直等着志文,打电话给他还被拒绝,另外一边,志文拿出银行卡给如胜,换得他同意立即回家。如馨电话再次打来,如胜忙问是谁,谎称是老宋的志文间接的告诉了如馨他们在隔壁,如馨赶忙出来,碰到要逃跑的如胜,追了出去。柳洪亮跟着如馨出来包房看到儿子,感到很伤心的也走了,而志文则被服务员叫住买单。
    回到家的老两口谈论儿子的事,张金芳责备志文,抱怨王红英把自己儿子当儿子使,而柳洪亮却夸起儿子在做人这方面做的无可挑剔,还说老伴小心眼。志文给岳父打了电话告诉了如胜的事。
    王红英不想当婆婆,还说像张金芳那样把自己女儿当丫环使唤的婆婆,她更不屑。提起这点,男人还是公正的,叶振山指出老伴存在偏见。说起白俪哪都跑,没准就去了女儿单位,老人们难免担心起来。
    如馨代表志文,来到婆婆家道歉,还买了个按摩椅送来,老人还比较满意。
    狭路相逢,志文赵辉再一次相遇。赵辉请志文吃饭,赵辉愿意出两倍的稿费,让志文写自己,但是前提是把事情了解清楚,免得两败俱伤。志文知道这是在威胁,他不为此次而改变什么,甚至还会继续报导。
    调了志文的花费单子,知道王红英一个月给儿子打三十五次,而自己刚打了六次,张金芳脸都气白了。当即商议,必须住到儿子那,不然连儿子都没了。
    吴远虹点名要如馨为她处理自己离婚的案子,本意不想处理这样案件的如馨无奈所长已经接下来。看资料了解到,对方正是自己的初恋赵辉。
    黄农的人跟着吴远虹发现她带着幸儿和柳志文在茶楼见面。吴远虹讲述自己的婚姻生活起初还算幸福,可慢慢的她发现自己不过是个替代品,而赵辉却要离婚,考虑到自己的年龄,还有孩子,吴远虹不同意。
    如胜和白俪表明自己现在的状况,一无所有的他希望孩子生下来,可是他不想白俪对他失望,白俪不忍心,可还是跟着他去了医院。接到朋友电话的如馨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工作迅速的赶到了医院。如胜终于被抓回到了家里,面对爸妈还有姐姐的指责,叶如胜满不在乎。听到爸妈要限制自己的自由,如胜像姐姐求救,无果。叶如胜被老爸锁进了屋里。
    五周年纪念日,享受二人世界的如馨和志文,坐在沙发上眼带墨镜,穿越回五年前沙滩上的蜜月时光。见叶如馨很清晰的记得那是沙滩上的八块腹肌的猛男,柳志文吃起醋来,直呼她叶如馨就是他的。柳志文说:“我告诉你叶如馨,今天是咱俩五周年,咱俩一起过,等咱们五十周年的时候,也必须一起过!”,幸福,洋溢!
    然而就在二人开心快乐幸福的时候,门铃叮咚,柳家爸妈,深夜驾到。对于二老的突然造访,小两口显然毫无准备,趁热打铁,张金芳明确表态“要也得要,不生也得生”。[收回]

  • 第3集

    听到母亲又在和自己说孩子的事,志文两人又陷入沉默。张金芳看儿子态度坚决,把话锋转向了如馨,她就想听到儿媳妇说答应出生孩子。然而如馨却以工作忙为借口婉言推脱。借口时间太晚需要收拾房间二人慌忙的跑开了。房间中的小两口盘算如何对付外面的老人,如馨希望想到办法让她们自己提出搬回去。
    如胜趁爸妈不注意跳窗而逃,叶振山虽然发现了,但怎奈何自己腿脚早已不如年轻,眼看着儿子又一次逃掉而无他法。
    如馨和志文想减少和爸妈打交道的时间,准...[详情]

    听到母亲又在和自己说孩子的事,志文两人又陷入沉默。张金芳看儿子态度坚决,把话锋转向了如馨,她就想听到儿媳妇说答应出生孩子。然而如馨却以工作忙为借口婉言推脱。借口时间太晚需要收拾房间二人慌忙的跑开了。房间中的小两口盘算如何对付外面的老人,如馨希望想到办法让她们自己提出搬回去。
    如胜趁爸妈不注意跳窗而逃,叶振山虽然发现了,但怎奈何自己腿脚早已不如年轻,眼看着儿子又一次逃掉而无他法。
    如馨和志文想减少和爸妈打交道的时间,准备偷偷上班,没想到被准备早餐的老妈发现,被迫带着早餐走开。看到老妈准备打持久战,二人准备见招拆招。如馨把原来的钟点工转换成全职保姆,张金芳明白了媳妇这是要架空自己,这是想让自己觉得没劲回家去。
    赵辉和柳志文又见面了,他威胁柳志文不要插手自己家的事,最主要的是不要伤害幸儿。柳志文不为其所屈服,且直言不讳,伤害幸儿最深的,是他赵辉。
    分析到如馨想法的张金芳故意挑剔小保姆的毛病,柳洪亮也配合着,最终达到了他们的目的——将那小保姆赶走。柳志文中午突然出现在如馨单位门口,原来是为了自己的采访对象吴远虹找媳妇当律师的。一听到是赵辉的老婆,如馨反悔了刚刚答应志文的事,她不想和赵辉有什么瓜葛。不明所以的志文不停的商量着,如馨缓口说看看资料再说,志文看的出,还是有眉目。下班回来的如馨和志文遇到了委屈离开的小红,回到家如馨假装不知,问婆婆怎么自己下厨,张金芳告了状又聊到自己的心愿,志文勇敢的出来解围。
    吴远虹来到律师事务所,如馨与其交谈。吴远虹说赵辉在外面有女人且主动提出离婚,她以前考虑到幸儿,现在不在乎了,她决定即使离婚,也不会让他好过,她需要如馨帮她想办法如何对付赵辉。
    医生说白俪这个时候已经流产了,只能引产而现在资金没到位,所以如胜又来找志文。意识到问题严重,志文随如胜来到了医院,确认了白俪和如胜都在,志文借机去咨询的时候偷偷跑出来给如馨打电话,察觉不对劲的如胜紧随其后,直呼姐夫是个叛徒,志文灵机的抓住了欲逃脱的如胜。如馨带着爸妈赶到的时候,怒气难抑的打着弟弟,被妈妈拉开。 把叶如胜带回家,一家人围着他进行了进攻,主要发言的还是姐姐如馨,她知道引产是在拿白俪的生命开玩笑,她觉得弟弟做的太过分了。说道自己和老伴因为这个儿子,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事业,王红英掉泪了。看着家里人为自己着急,叶如胜和家里人道了歉。一直在外面的白俪听着她们吵架,推开了门,告别准备回家了。如馨跑出来想送她回去。
    看到报纸上写着高龄产妇产下脑瘫儿,柳洪亮赶忙叫老伴看看。晚饭时候把这个事当作新闻讨论,说者有心,听者知其意。
    和街坊聊天的王红英得知现在的孩子大多数是啃老族,打定主意不和儿子儿媳一起过。陪白俪溜达的如胜遇到附近的一些小地痞,被羞辱了一番,白俪可不是那受气的人,为自己的男人出了气。
    为同事生日买蛋糕的如馨并不知道接受到了来自赵辉手下黄农的威胁,还把刚买的蛋糕呼到了自己的车窗上。拿出电话准备报警,结果电话也被摔坏。这对夫妻最合适的地方就是,都不会为恶势力低头。黄农走后,如馨拿出相机,记录了现场的一切。
    听到儿子下班之后就一直为小舅子的婚礼而忙碌的柳洪亮夫妇,嘲讽志文就是王红英的儿子。志文分析说小舅子结婚生孩子赶到了一起,媳妇还忙,只能自己帮着准备了。看人家这么有本事,老人们又是羡慕,又是催促,志文假装来电话很明显的躲了出去。
    拿着证据,如馨不顾秘书的阻拦闯进了赵辉的办公室,郑重的通知他自己决定成为吴远虹的代理律师。赵辉感到意外,如馨将手中的照片扔给他,并说到有人威胁自己。[收回]

  • 第4集

    赵辉对着进来的黄农大发脾气,要他像如馨道歉,即使再不愿意,黄农还是照老大的说法做了。如馨提醒日后会有不可避免的接触,不希望再发生此类事件。听说媳妇被威胁,志文赶忙赶到和如馨见面。得知如馨正式接手了吴远虹的案子,志文不想她是正考虑自己的面子,如馨表明是看到她太可怜,志文夸死人不偿命的夸个没完。
    在卧室看杂志的如馨被婆婆叫到了客厅,心惊胆颤的她接到了婆婆送的传家之宝玉手镯,心知肚明这不单单是宝,这也明显是个包袱。柳洪亮心...[详情]

    赵辉对着进来的黄农大发脾气,要他像如馨道歉,即使再不愿意,黄农还是照老大的说法做了。如馨提醒日后会有不可避免的接触,不希望再发生此类事件。听说媳妇被威胁,志文赶忙赶到和如馨见面。得知如馨正式接手了吴远虹的案子,志文不想她是正考虑自己的面子,如馨表明是看到她太可怜,志文夸死人不偿命的夸个没完。
    在卧室看杂志的如馨被婆婆叫到了客厅,心惊胆颤的她接到了婆婆送的传家之宝玉手镯,心知肚明这不单单是宝,这也明显是个包袱。柳洪亮心疼,怕一个镯子也调不来一个孙子。接受贿赂的如馨心里不安稳,觉得自己受之不起。志文开玩笑说若是媳妇不想生,哪怕到外面去找个人生,他也绝对不为难她,惹得如馨动手掐他以示威。总觉得有些许亏欠,如馨心里踌躇着。第二天贴心的如馨为睡不惯自己家床而腰酸背痛的柳洪亮特意买了新的床装上了,博得老人贴心,正好让自己心里也舒坦了些。
    王红英不想媳妇接触邻居张妈这个碎嘴婆,并交代如胜好好照顾白俪。听说小孩穿百家衣好,王红英很高兴的边晒如胜小时的衣服边唱歌,而叶振山希望马上当婆婆的她收收心不要唱了,惹得不满。正好如馨回家来探讨弟弟结婚的事,她很毅然的站在了妈妈这边,支持妈妈的爱好,并夸老妈特长多多,小的王红英合不拢嘴了,高兴的直要晚上下厨做拿手的手擀面呢。说话间把如馨叫到了屋里。
    柳志文毕恭毕敬的敲门进屋,宋主编很是意外,志文的来意就是为了问何以自己的稿子还没上。宋主编不明白为什么他直揪着报社最大的客户赵辉不放呢?稿子又被毙了,志文很烦躁。同事不满意志文的自以为是,偷偷的找到主编说了志文坏话。
    提到弟弟的婚房,如馨想自己负责,不用爸妈操心,而爸妈却想借用一下如馨的空房。而那空房虽是自己挣钱买的,但还是在公公的名下。虽然爸妈拿出三十万,可总不能和公婆说是要租下来吧。如馨犯难。
    赵辉突然拜访叶家二老,正好如馨也在。出来走走的如馨和赵辉说明自己是吴远虹的律师,不希望以后再有这种不必要的见面。而当赵辉说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幸儿,如馨觉得此事,似乎另有蹊跷。
    看着媳妇买了一大堆东西给爸妈,柳志文直觉如馨有些什么想法。如馨想让他拿回家给公婆,以便缓解和老人的关系,志文心里这个高兴。小两口拿着东西散步回家,路过房产信息处,如馨就看了看。听到是要买弟弟的婚房,志文立即想到自己的空房,说不能让如胜做啃老族。看着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悠悠的被爱人捧到自己面前,叶如馨幸福到眩晕。
    鸡汤上来,刚要把鸡腿送到嘴里的叶如胜听到白俪的交换就又转夹到她碗里,然而刚咬了一口的白俪就喊难吃,被王红英一顿训斥,结果鸡腿又被叶如胜吃掉了。正巧邻居张妈来通知居委会发东西了,一肚子不满的王红英竟然说人家打扰自己吃饭不礼貌,气的张妈很不满。这个时候充当好人的除叶振山之外无人能替,叫走了张妈,带走了老伴。白俪显然被吓到了,和叶如胜哭闹着,刚被老妈骂犯贱的叶如胜也跟着摆哭脸。
    志文和爸爸在楼下散步,他希望爸妈可以出去游玩,不要把孩子老挂在嘴边,弄得都不开心。柳洪亮说一个人最大的愿望没有实现,那么做任何事都不会开心。想想自己,柳洪亮说现在的老人,退休在家,没有人找签字,没人找开会,坐在家里,就是在等待儿女来看看,等电话。
    赵辉二次拜访叶家的时候,是如胜接待的。认出这是小时候的老邻居辉哥,如胜立马表示欢迎。
    拿到资料,从助理那了解到吴远虹猜测赵辉提出离婚的理由是赵辉外面有人,且嫌弃自己人老色衰。[收回]

  • 第5集

    吴远虹说过,自从自己结婚,一直就是赵辉在掌控财政大权,她怕有离婚念头的赵辉拿走他所有的钱,而自己人财两空,连幸儿都得不到。助理分析,吴远虹害怕赵辉,这点很奇怪。了解到这些的如馨希望和吴远虹免谈。
    阔绰的赵辉给白俪几张购物卡当作初次的见面礼物,得知如胜现在是网络工程师,赵辉邀请如胜到自己公司做事。
    赵辉买下了自己小时候居住的叶家村,他希望能够帮助那些以往的街坊邻居。
    在儿子家居住的柳洪亮接到来自原来单位老王的电话,说是...[详情]

    吴远虹说过,自从自己结婚,一直就是赵辉在掌控财政大权,她怕有离婚念头的赵辉拿走他所有的钱,而自己人财两空,连幸儿都得不到。助理分析,吴远虹害怕赵辉,这点很奇怪。了解到这些的如馨希望和吴远虹免谈。
    阔绰的赵辉给白俪几张购物卡当作初次的见面礼物,得知如胜现在是网络工程师,赵辉邀请如胜到自己公司做事。
    赵辉买下了自己小时候居住的叶家村,他希望能够帮助那些以往的街坊邻居。
    在儿子家居住的柳洪亮接到来自原来单位老王的电话,说是东苑那套房子在装修,不知所以的二老找到儿子,志文欲逃脱不成。知子莫若父,看着儿子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瞒不住的志文交代了房子的事,张金芳就知道为何如馨这几天对自己这么殷勤,然而志文很明白,这都是自己的决定,和如馨没关系,张金芳觉得真是白养了这个儿子。生活的目的很明确,所以百转千转最终话题又回到了孩子的事情上,现在张金芳觉得自己孙子没有,房子也倒贴了。
    如馨和吴远虹见面了,吴远虹支支吾吾的说赵辉外面有人,自己需要分的他一半以上的财产,如馨觉得可能现在对这案件取证比较难。
    白俪拿内衣给如胜洗,如胜求老妈帮忙,未果,并留下话,以后自己的事自己做。从老爸那得知,老妈是心疼自己,如胜欣喜。
    志文躲在洗手间给如馨打电话说事情败露,要她晚点回家。然而等如馨回来的时候爸妈还是在客厅等着自己,知道如馨掌握大权,老两口决定把房子送给如胜,继而又提到孩子的事,如馨答应考虑。然而老人家就是想要个答案,敌人来势凶猛,孤军奋战的如馨脱口答应了下来。小两口卧房里商量,答应生,但是怀不怀得上,就不一定了,这正好回到的了最初的战略计策: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赵辉离婚的事到底还是登上了一家报导,并且未署名。
    外出买菜的老两口又分析了一下儿媳答应自己时的牵强,走着走着看到个孩子往马路上跑,爱孩子的柳洪亮赶忙跑过去,张金芳紧随其后,不料被着急、分心的赵辉给撞到在地。志文和如馨紧急的赶到了医院,看到肇事者赵辉。柳志文以为赵辉是为了报复自己,狠狠的打了赵辉,被医生和妻子拉走。
    张金芳醒来的时候老伴和儿子儿媳都在守护着自己,她说梦见小时的志文,玩玩就变成了孙子的脸,她笑了。见了这个状态,小两口再一次选择了逃避。
    医院深幽的走廊,牵着手的志文和如馨默默不语,然而心里,满是妈妈醒来的画面。
    家里的厨房,志文分析赵辉故意撞了自己的妈妈,如馨劝他不可以冲动,一切她出面解决。如馨给妈妈炖了鸡汤,托志文带到医院去。病房里,享受儿子的爱,张金芳满脸笑容。
    赵辉找到上班的如馨,在楼下,赵辉和如馨为撞人的事道歉,又提醒如馨不要轻信吴远虹。而如馨,态度坚决的相信事实。
    如胜相中了赵辉的西装,他觉得自己现在就需要包装,包装好了他在赵辉那就必须得到重用,一年也就十几万。激动的白俪拥抱着如胜,更激动的如胜转圈之后把白俪扔在了沙发上。这一扔,摔的白俪流了血,赶忙被送进了医院,检查得知羊水破了,也就是孩子得早产,还得是剖宫产,护士要求如胜必须选择保孩子还是大人。
    白俪生了,儿子,六斤半。如胜激动的抱住了老妈。如馨告诉如胜以后得好好的,像个爸爸的样子。如馨看白俪没事,就准备去医院看看婆婆,王红英和如馨解释自己失礼了一直还没去看张金芳,如馨忙说没事。如馨到婆婆病房的时候,正赶上那母子俩开心的聊天呢。她建议自己留下来陪婆婆,换换连续陪妈妈两天的志文。
    如胜的儿子叫子秋,刚回家的第一天邻居张妈就哇哇的说个不停,连叶振山都觉得不合时宜。那边,张金芳也出院了。在柳家的饭桌上,志文的一席心里话,听的张金芳眼含热泪。一家人好久没这么和谐的在一起吃饭了,如馨建议喝点酒,柳洪亮高兴的不得了。
    晚饭过后,高兴的柳洪亮直说儿子和自己喝酒,简直就是自不量力,然而张金芳却大怒,她生气柳洪亮在这个特殊时期让儿子喝那么多的酒,直念叨孙子没了。
    王红英终于抽出空来看张金芳了。一个婆婆着急当奶奶,一个婆婆意外得了个孙子,然而,这二位却不巧的又是亲家,针锋相对,却又不失礼貌。[收回]

宝贝战争片花(1个)

宝贝战争精彩对白

宝贝战争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宝贝战争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宝贝战争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