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3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咏春传奇剧情

故事发生在晚清年间,一个关于「咏春拳」与方七娘的传奇故事,一个寻常百姓的励志故事。方七,一个活泼顽皮的少女,如何过关斩将,最终成为对中国武功影响深远的咏春大师? 传奇故事由此而起… 故事里充满了传奇、精彩绝伦的武打场面,扣人心弦的奋力逃亡,错综复杂、充满人间恩怨的人物爱情故事,悬疑的案件,南少林佛教中的哲理等等&hel......[详细]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故事发生在清朝乾隆年间,朝廷大举歼灭反清复明的叛党。
    方七偷偷练桩手被嘉懿逮到吓了一跳,两人就闹了几下,方七看见外公陈云峰来了直接借口跑了,陈云峰严厉的说戏班子的东西不准女人碰。
    方七跑来程家拽走程家六小姐程书瑶上街玩,白糖糕的老板娘急着去厕所就让方七看会摊子,方七问书瑶上次相亲的事,书瑶说媒婆介绍的不是什么做买卖的是帮马爷做事的,方七惊讶那个无恶不作的马爷,方七说盐价太贵跟马爷有关。来了两个马爷的手下,方七因为他们...[详情]

    故事发生在清朝乾隆年间,朝廷大举歼灭反清复明的叛党。
    方七偷偷练桩手被嘉懿逮到吓了一跳,两人就闹了几下,方七看见外公陈云峰来了直接借口跑了,陈云峰严厉的说戏班子的东西不准女人碰。
    方七跑来程家拽走程家六小姐程书瑶上街玩,白糖糕的老板娘急着去厕所就让方七看会摊子,方七问书瑶上次相亲的事,书瑶说媒婆介绍的不是什么做买卖的是帮马爷做事的,方七惊讶那个无恶不作的马爷,方七说盐价太贵跟马爷有关。来了两个马爷的手下,方七因为他们拿白糖糕没给钱拿着棍子直接追进马家,书瑶领来的帮手被隔到门外,坏人正要划花方七的脸时方七的娘陈雨寒出来相救,正在交手时陈雨寒划破袋子方七一看是盐,书瑶领来官府的人因为私盐把满院子的人都带走了。陈雨寒扯着方七说她惹大祸了回家收拾她。
    马宁儿踢开巡抚高大人的大门来要盐,提起十几年前都是贼要顾及情面,巡抚大人要他晚上来拿盐叮嘱他做点正经生意,说过几天两广总督李成昌来访,让马宁儿收敛点。因为李大人跟母亲喜欢广东大戏,叫马宁儿出面组戏,说起原来有个戏班子响云天很出名,坐舱陈云峰。
    陈雨寒给父亲和马宁儿上茶,陈云峰说自己年纪已高不想组戏,勉强组戏怕丢了马爷的脸,马宁儿的手下崔世文说陈云峰不给面子,马宁儿站起来说自己是粗人说一不二就这么定了,甩手离去。
    正在绣花的方七听嘉懿说重组响云天的事没戏了,抱怨有人出钱不组可惜了,嘉懿说姓马的不是好东西师傅这么做对,看方七比师傅还紧张这事,方七说要是组班能名正言顺的偷学功夫,发誓一定要响云天重出江湖。
    花月楼的老鸨求这位少爷别难为姑娘们了,这少爷喝杯酒打姑娘一个耳光叫她哭一个,马宁儿的手下崔世文来平事,一看是少爷马文渊叫下人送回府,马宁儿问马文渊喝成这样干嘛,马文渊揪着父亲的衣服说今天是娘的忌日,十八年前你杀了我娘我不高兴。马宁儿吩咐管家吉叔带少爷休息。到了房间马文渊恢复正常也没醉,说两广总督要来,吉叔说你这是担心老爷,老爷找过响云天的坐舱可能借机会做文章。
    方七带着外公来到酒楼看见木棉花(娘娘腔)、大头仑、关先生觉得巧,原来是方七做的怪,方七赶紧借口点吃的藏起来偷听他们说话,马文渊借机走来没说出自己的身份,说以各位的实力不用姓马的照样能组班,再说以姓马的势力不会放过陈坐舱的,拿出银票说除非在姓马的之前答应别的班主,陈云峰担心文渊,马文渊说自有办法对付马爷,将来跟姓马的有什么事都不会影响到响云天,愿付双倍钱组班,方七觉得奇怪。
    陈雨寒来给父亲陈云峰送茶,陈云峰说今天看见老关他们想起当前响云天很受欢迎,当年因为方七才在这安顿下了,陈雨寒劝爹爹重组响云天,陈云峰让雨寒明天约老关他们商量。
    崔世文跟马爷报告陈云峰跟别人签约了,马宁儿说只要重组就行,崔世文征求今天用不用去城外接总督,马宁儿让他看好这批货就好,手下的跟崔世文说自己的这宗买卖不能让两广总督知道,崔世文让手下晚上就行动不能让马爷知道。吉叔听到赶紧跟少爷马文渊禀告说崔世文瞒着老爷对付李成昌,在进城前要在客栈解决李大人,马文渊打开一个装满面具的箱子。
    方七在脸上画好面具夜谈马宅看看这个文渊是不是马宁儿的人,到门口看见一个戴着戏剧面具的人走出来,跟之。一群黑衣人把悦来客栈外的看守都杀了,崔世文刚要动手杀李成昌的时候那个面具人出手相救,黑衣人跟李大人的护卫们火拼。方七也进来救了才知道这是两广总督李成昌跟母亲,方七被打晕,那个面具人叫了她好久。
    巡抚高大人半夜气愤的来找马宁儿问他为何派人刺杀李成昌,有人看见是他手下崔世文干得,要是李成昌有什么三长两短不要怪他不顾兄弟情面。一早马宁儿找儿子文渊,文渊醉的晃悠悠进来说跟戏班的人应酬去了笑话他大名鼎鼎的马爷也有办不成的事,马宁儿被气走马文渊不做醉状。文渊来街上溜达听见两个小孩说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故正做纠正,程书瑶路过问他为什么骗小孩子,文渊说这样让他们小时候开心点,程书瑶问他小时候过得不开心吗?马文渊低头谢过离去。
    高大人报告李成昌行刺的人都是山贼早捉拿归案,提议有个戏班要开演。
    晚上嘉懿问书瑶方七说只要有坏事那个花脸大英雄就会出现,这招行不行?然后书瑶装作被欺负使劲喊救命,来了两个官差把嘉懿带走了,方七直接吓跑了,背后传来那个戴面具的人的声音,问她这么做有意思吗?方七想学功夫行侠仗义,面具人让她明天午后祠堂见,放弃很是为难。
    崔世文报告马宁儿说陈云峰把响云天安排在祠堂里有一些角儿没定,马宁儿哼了一声要帮帮他们,陈云峰跟大家吃伙食饭觉得很香,一个叫大眼刘来应聘丑生,陈云峰打听原来他是庆云班刘柏的徒弟,大眼刘说刘柏早去世了,陈云峰让嘉懿带他签合同。方七化装成送菜的被嘉懿直接认出来了,问她来干嘛。[收回]

  • 第2集

    方七直接冲进祠堂,马文渊才知道这是陈云峰的外孙女,说戏班有女人不吉利。嘉懿看书瑶来了让她过来给方七擦药说自己实在受不了她的鬼哭狼嚎了,书瑶直叹寒姨下手太重,说起自己遇到一个好人还给小孩子讲故事,方七抱怨命苦遇到那个可恶的班主。
    马文渊约陈云峰来酒楼见主会,来了才知道是马爷马宁儿。吉叔跟马文渊分析老爷为什么要当主会,文渊觉得不对。
    方七跟外公说早就觉得马文渊不对劲了,陈雨寒让女儿进屋不准搀和,刚到屋门口有片石头飞进来,...[详情]

    方七直接冲进祠堂,马文渊才知道这是陈云峰的外孙女,说戏班有女人不吉利。嘉懿看书瑶来了让她过来给方七擦药说自己实在受不了她的鬼哭狼嚎了,书瑶直叹寒姨下手太重,说起自己遇到一个好人还给小孩子讲故事,方七抱怨命苦遇到那个可恶的班主。
    马文渊约陈云峰来酒楼见主会,来了才知道是马爷马宁儿。吉叔跟马文渊分析老爷为什么要当主会,文渊觉得不对。
    方七跟外公说早就觉得马文渊不对劲了,陈雨寒让女儿进屋不准搀和,刚到屋门口有片石头飞进来,上面写着“戌时,石码头”,等了好久马文渊戴面具来了想请方七帮忙,说姓马的想利用这次演戏的机会再次刺杀李大人,这会影响到响云天,让方七留意戏班的可疑人物。嘉懿晕乎乎嘟囔方七进屋总不敲门,方七说了实话,嘉懿正偷看戏班的合同被陈雨寒发现,嘉懿说了实话。文渊跟着崔世文进赌桩偷听马宁儿吩咐他们要李成昌看戏时死于意外。陈雨寒来找刘柏打听庆云班有没有个徒弟叫大眼刘。
    众人上香拜华光祖师后,陈云峰感谢师傅来撑场。李成昌的老母看见台上的木棉花说像咱家的瑾儿就开始哭,高大人一问,原来是多年前李成昌的妹妹病故,台上的人与其同出一辙。嘉懿去厕所看见大眼刘往靴子里藏匕首,方七得知要办小武生准备在台下截住。高大人被手下借口叫走处理公文,文渊在台下巡视看见带匕首的悄悄的下手。雨寒来找陈云峰说大眼刘有问题,刘柏根本没收过徒弟。方七看见大眼刘拿出匕首上台武枪阻止,打掉屋顶的灯笼台上失火了,台下开始混乱,炸药横飞。程书瑶差点被人撞倒文渊正好拽住带她往出跑,陈云峰情急下拿着台位上的华光祖师跑出火海。崔世文说戏棚烧了姓李的被救戏班好像早有准备。文渊愤怒的跟马宁对质伤及无辜,马宁揪着文渊的领子说要是没有老子就没你今天,文渊说自己的娘都死了让他把自己也杀了,马宁松手离去。方七擦着药水问书瑶怎么样,书瑶幸好有那位公子相救,陈雨寒进来责怪女儿不要管戏班的事抬手就打,方七委屈的跑出去。
    方七整理火场能用的东西遇见至善,方七不小心摔倒至善帮忙处理伤口,至善得知响云天在祠堂落脚,背着东西走了。至善看见戏班的火夫走了就来当火夫,嘉懿看他买的东西少怕不够,至善说菜咸好下饭,大头仑跟老关说怕戏班撑不住,方七放下东西说又没烧了你们有什么的,被陈云峰敢进屋里。
    文渊看见满街的百姓烧纸哭泣心里不是滋味,书瑶跑来送煎饼说自己小时候不开心就吃这个,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互相介绍后,为响云天出事感到不幸,书瑶说朋友方七为了救人都受伤了,文渊开始关心起来。
    李成昌来祠堂见陈云峰父女感谢方七多次相救,这次是来调查私运鸦片的,看方七是不是知道怎么内情,弄得父女俩很是慌张,走时李成昌问起演白蛇的木棉花。嘉懿责备方七一天不回来,寒姨拒绝李成昌要请方七调查鸦片一事,方七很是生气进屋又看见门口有块石头“戌时”。[收回]

  • 第3集

    戌时方七来时看见花脸人放天灯(孔明灯)问他干什么呢,他在祈求上天保佑老百姓。方七气愤的说戏班出这么大的事都是姓马的所为。方七要跟他说个秘密就是姓马的私运鸦片,这次李大人就是来查此事。花脸人马文渊很是不解,方七得意的说我也是花脸大英雄。马文渊告诫方七一个女孩子不要牵扯此事,方七假意瞧不起,见他要走急着说以后放天灯就在此处见。
    陈云峰在酒楼约班主马文渊说戏班的事,马文渊说第一场戏就死了那么人不吉利要解散响云天。陈雨寒听父...[详情]

    戌时方七来时看见花脸人放天灯(孔明灯)问他干什么呢,他在祈求上天保佑老百姓。方七气愤的说戏班出这么大的事都是姓马的所为。方七要跟他说个秘密就是姓马的私运鸦片,这次李大人就是来查此事。花脸人马文渊很是不解,方七得意的说我也是花脸大英雄。马文渊告诫方七一个女孩子不要牵扯此事,方七假意瞧不起,见他要走急着说以后放天灯就在此处见。
    陈云峰在酒楼约班主马文渊说戏班的事,马文渊说第一场戏就死了那么人不吉利要解散响云天。陈雨寒听父亲说戏班要解散很是惊讶,方七听见火气冲天的说儿子办戏班,老子就放火,父子俩就是合谋刺杀李大人非要去算账被陈雨寒严厉拦住。嘉懿跑来说戏班里的人听戏班要跨都要走,陈云峰赶忙去没留下,走了两个人,叫走了木棉花。
    方七找书瑶借钱,戏班只能维持半个月,嘉懿让她们别白费力气了,只要能找到主会戏班就能有戏金,方七恍然大悟。
    高大人告诫马宁儿有批鸦片要来广东,李成昌迟迟不走就是盯上这批货了,调查过方七就是那个花脸大英雄,让马宁儿好自为之。崔世文说这姓李的就是冲咱们来的,方七碍手碍脚,马宁儿让他一起解决了。
    天还没亮方七背着包偷偷的出去找主会让嘉懿在家作掩护,没走多远就被一群黑衣人袭击,马文渊戴着花脸面具及时出现告诫歹人有事冲他来别找姑娘的麻烦。方七差点跌倒马文渊扶着,方七满脸幸福的喊花脸大英雄,马文渊给她揉脚,方七问他是不是你喜欢自己要不然怎么会三番五次的就他,马文渊说她只是运气好,戏班解散是好事不会被坏人利用。方七为了响云天不倒连夜找主会接戏,马文渊说所有人都知道火烧戏棚以后还是小心点好,方七嗲声说我一个女孩子功夫不好说不定哪天被欺负要花脸大英雄教武功,马文渊说她要是能推动自己就答应,方七高兴极了,马文渊说看来你也没事就要走,方七单腿跳着问他叫什么。
    陈云峰看新来的火夫修戏班的兵器,火夫至善问他当年他是哪个过山班做到红船的,陈云峰觉得不值得一提。
    方七在树林里听见有人呼救,有一老伯腿摔伤了,方七边给揉边问陈家村方向,陈家村每年过神诞要请戏班,老伯一听她是响云天的人很是激动。到了陈家村,村民一听是响云天说他们第一台戏就着火不吉利,方七无奈刚出门遇见那个老伯,老伯帮忙去说情,所有村民见了老伯很是恭敬直呼九叔公——陈家村辈份最高的长老,九叔公说今年就请响云天,连自己这条老命都是姑娘救的。
    陈雨寒找不到方七很是着急看嘉懿支支吾吾的,正好方七回来说自己接到戏了,陈云峰说大火都把服装道具烧了拿什么演,陈雨寒严厉的教训女儿自做主张。马宁儿嘱咐崔世文看好货,崔世文说对付方七的时候杀出来另一个花脸,方七还接了陈家村的戏,马宁儿阴险的说就让他们演场好戏吧。
    半夜至善发现有人偷戏服就去抓人结果是方七,看她对响云天这么上心,方七说人定胜天响云天一定不会倒的,让六叔(至善)给保密。
    大家拿出凑的钱给陈云峰让他添点戏服和道具,木棉花才来说找陈云峰有事说自己要离开响云天,大头仑说他是当家花旦怎么能做这种事,陈云峰让他离开了。嘉懿气愤的跟方七说木棉花要走,李大人找过木棉花肯定许过什么好处。方七来找李成昌说木棉花要离开怎么回事,李成昌因为木棉花的扮相很像自己的妹妹想留过他,却被拒绝,可在几天前木棉花突然说能给他一百两银子就答应留下。
    木棉花拿出银票给陈云峰让他添置戏班,哭泣的说陈云峰是自己的再生父母以后可能没有机会演戏了,方七出来说怎么没有机会,嘉懿说大家误会木棉花了。方七说李大人答应木棉花再演一场。
    正在大家吃伙食饭时方七偷偷地来厨房找六叔(至善)让他扎好马步,方七运气双手出掌,至善装着很是疼痛的说自己都是老骨头了会受伤的,方七说自己跟个武林高手有约定,能推倒他就能学功夫,至善说凡事都是有弱点的不能硬碰硬,给了方七一根莲藕就把她推出厨房说自己忙。陈雨寒看见女儿拿着藕不知干什么过去看藕新鲜要做汤,两人一扯藕从中间断了,方七突然有启发。
    晚上在石码头方七约来花脸马文渊让他扎好马步,马文渊出乎意料被方七差点打倒,方七得意的说金刚不坏自有其弱,马文渊说哪天等到推不动方七就教她招式,方七觉得他耍赖,方七说响云天接陈家村的大戏了要让以前的班主知道响云天一定会重振声威的,回头一看花脸大英雄不见了说他真没礼貌。吉叔喝着茶哈哈笑的说方七还真有本事,少爷你前脚解散后脚就重组了,马文渊忧心忡忡担心戏班再被利用,决定暗地里用班主身份保护他们。
    陈云峰带领戏班出发陈家村,马文渊来送东西惹得方七很是不高兴,陈云峰打开包里面是响云天的旗号,马文渊说不管火是不是自己爹放的不能把罪赖在他头上,陈云峰答应他跟大家一起去。
    李成昌问高大人为何急匆匆的来找他,高大人说查到有批鸦片要运来广州,说出了具体时间和交易地点。[收回]

  • 第4集

    李成昌让高大人一定要把这批货人赃并获。
    方七看见接大家的船来了就使劲喊船家,大家正搬东西一群官兵把他们围住,高大人说官府收到线报有人借戏班偷运鸦片,官差在船上搜出大量鸦片,陈云峰说这鸦片不是他们的。高大人把响云天众人押回衙门,李成昌升堂,程书瑶看见那个讲故事的好人原来就是响云天的班主,马宁儿闯进公堂跪下求大人放过犬子马文渊,陈家村的戏是方七接的有什么事该问方七,方七说船家是陈家村找的,高大人跟李成昌建议将响云天众人收...[详情]

    李成昌让高大人一定要把这批货人赃并获。
    方七看见接大家的船来了就使劲喊船家,大家正搬东西一群官兵把他们围住,高大人说官府收到线报有人借戏班偷运鸦片,官差在船上搜出大量鸦片,陈云峰说这鸦片不是他们的。高大人把响云天众人押回衙门,李成昌升堂,程书瑶看见那个讲故事的好人原来就是响云天的班主,马宁儿闯进公堂跪下求大人放过犬子马文渊,陈家村的戏是方七接的有什么事该问方七,方七说船家是陈家村找的,高大人跟李成昌建议将响云天众人收押大牢,方七激动的站起来反对,李成昌只把方七收押。
    老关说方七这丫头怎么自己承担罪名有事大家商量,木棉花从李大人那回来说大人相信此事与方七无关可是没有证据,大头仑分析马文渊就是跟他爹串通来做戏的,书瑶心里不是滋味。
    马宁儿告诫文渊以后不准管响云天的事,马文渊气愤的说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马文渊跟吉叔说爹这回就是栽赃戏班,要找到其他鸦片帮方七洗刷罪名。
    书瑶找马文渊救方七,书瑶相信他是个好人。
    嘉懿摘菜要给方七做饭,至善问他怎么不找班主帮忙,嘉懿气愤的说臭坑出臭草,班主他爹是马宁儿,至善瞪大眼睛惊讶,嘉懿祈求花脸大英雄的出现,至善才知道是方七说的那个武林高手。
    晚上马文渊戴着花脸面具来到花月楼,马宁儿吩咐崔世文跟张老板谈就笑着出了包房,马文渊直接进去问鸦片到底在哪,马宁儿带着一行人进来说在我这呢,马宁儿说把他给我杀了再看看他的真面目,最后马宁儿出手打败花脸时,至善蒙面解救与马宁儿交手,马宁儿被打败看出对方用的是少林拳。两人跑进树林躲过追捕,互相没有说出身份,至善问他在花月楼到此刺探到什么,马文渊说自己中计了。至善说不一定要从他入手,钓大鱼就要喂她最喜欢的东西。
    马宁儿感谢高大人配合,又问李大人身边有没有高手,昨天设局被一个用少林拳的人打败,高大人一听少林拳很是吃惊,马宁儿说这个人该不会跟当年的事有关吧,高大人说当年的人该死的都死了啊。高大人说等方七死了李成昌结案就走了。
    李成昌来牢里找方七说那个船家指正她装鸦片是她指使的,是不是别人认出她是花脸大英雄的身份,方七惭愧的说那天只是巧扮花脸大英雄的才误打误撞救了大人的,让李大人帮个忙说不定会救自己。
    陈云峰跟女儿去衙门打探方七消息,木棉花跑进来说那个船家也指正方七。
    晚上石码头李成昌放天灯花脸英雄果然来了,戴着面具的马文渊说要找到其他鸦片救方七,需要李大人配合。
    晚上陈雨寒回忆小时候的方七独自笑着,做了糕点来到牢房送给官差们吃,陈雨寒趁他们都晕倒打开房门让女儿逃走,方七不想连累戏班说什么不走,情急下陈雨寒说方七的亲娘叫淑娟,当年戏班是过山班时候收养的方七,高大人带人进来听到娘俩说过山班、淑娟,直接拿下她们。高大人吩咐手下把方七不是陈雨寒的亲生女儿的事散播出去要引出方七的亲爹来救他。
    崔世文回来报告马宁儿大牢的事,崔世文出门时被别人点晕。
    高大人看李成昌的衙役们搬箱子,李成昌说抓住了一个买卖鸦片的人才从仓库中找到这些鸦片。晚上高大人慌张的来找马宁儿说李成昌找到了鸦片,正好崔世文头晕的进来说被花脸打晕过,马宁儿问崔世文是不是他把藏货地点说出来的,崔世文解释很久,马宁儿叫他赶紧带人去货舱看看。正在大家搬货的时候,花脸人出现跟崔世文打斗,李成昌带人拿下所有人。李成昌来牢里告诉陈雨寒鸦片都找到了能放她们。
    一早陈云峰带着大家来接她们母女,只看见陈雨寒出来,陈雨寒来到淑娟的墓前看到方七在,陈雨寒讲述放弃的身世,她与淑娟是同乡姐妹,有一天淑娟抱着刚出生的方七被仇家追杀托自己抚养方七,方七追问亲爹的下落为何灭门。[收回]

  • 第5集

    陈雨寒也不知道仇家是谁,只知道那些人是冲方七的爹来的。陈云峰见雨寒跟方七回来就放心了,陈云峰说这个秘密压了十多年,陈雨寒说方七爹的事就不打算告诉方七了。
    高大人报告李成昌查过抓来的人无法证明仓库里的鸦片是马宁儿的,李成昌觉得早晚都会治马宁儿的罪,说要离开这里之前有件事要麻烦高大人。
    高大人来找陈云峰拜托响云天在李大人走之前演出一次,因鸦片一事高大人又道歉,又问起方七身世,想帮忙巡查方七爹的下落,陈云峰谢绝。书瑶来看方...[详情]

    陈雨寒也不知道仇家是谁,只知道那些人是冲方七的爹来的。陈云峰见雨寒跟方七回来就放心了,陈云峰说这个秘密压了十多年,陈雨寒说方七爹的事就不打算告诉方七了。
    高大人报告李成昌查过抓来的人无法证明仓库里的鸦片是马宁儿的,李成昌觉得早晚都会治马宁儿的罪,说要离开这里之前有件事要麻烦高大人。
    高大人来找陈云峰拜托响云天在李大人走之前演出一次,因鸦片一事高大人又道歉,又问起方七身世,想帮忙巡查方七爹的下落,陈云峰谢绝。书瑶来看方七,陈雨寒说她一直关在屋里让书瑶多来陪陪,书瑶见她不在屋。嘉懿来石码头说方七生娘不及养娘大,别烦了回去帮响云天演出,方七很兴奋。搭建演出台方七跟陈雨寒很是尴尬,李成昌跟老母来谢陈云峰成全木棉花留在母子身边陪伴,陈云峰觉得这是木棉花的幸事。台下方七跟陈雨寒有意无意的互看着。
    陈氏祠堂门口众人惜别木棉花。高大人看马宁儿独自喝酒说姓李的走了,马宁儿喷出嘴里的酒抓着高大人的胳膊说货没了你知道我损失多大!要不是你放了姓方那丫头就不会这样,高大人揪着马宁儿的衣服告诫他不准动方七。高大人说起方七的身世,十几年前他们的结拜兄弟也姓方,他妻子也叫淑娟,当年火烧少林方天佑跟他妻子分头逃走,传闻他妻子把女儿托付一个戏班,方七很可能是方天佑的女儿,还有救花脸人用的功夫就是少林拳,找到方天佑就能凑齐所有宝藏的线索,如果成功了以后就想荣华富贵了。
    马宁儿喝得烂醉回到马宅跟马文渊说自己损失惨重,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他,马文渊说宁可苦宁可穷也不愿意看到爹这样,劝他收手,马宁儿眼里含泪说张弓没有回头箭,要比敌人更狠更毒才能保护大家,告诫文渊远离江湖就睡过去了。吉叔跟马文渊说除了用花脸英雄跟老爷做对还可以用亲情感化他,马文渊在码头边溜达看见远处方七放天灯直接走去就在犹豫回走的时候被方七叫住,马文渊笑方七是不是没脸回家,方七恶狠狠的说马文渊有个坏爹,马文渊说这么晚是在等花脸人吧,一定是喜欢人家了,方七支吾地说喜欢怎么了,警告马文渊花脸大英雄治不了你爹小心找你算账。陈雨寒叫住方七去喝绿豆汤,方七问陈雨寒这么多年不嫁人是不是因为自己,陈雨寒说事情太多没时间想这个。
    方七跟书瑶聊天问她认不认识媒婆有重要的事做。马宁儿叫崔世文继续监视方七。吉叔跑来说少爷不见了留下纸条,马宁儿看完大怒说文渊被花脸人抓走了,马宁儿带人在一个破房子发现受伤的文渊,文渊虚弱的说花脸人警告爹以后再做恶就不是今天这样。吉叔帮文渊擦药心疼的说让少爷受苦了,马文渊说只要爹能回头是岸,值,其实是吉叔用棒子把文渊打伤的,两人的苦肉计为了感化马宁儿。马宁儿来看文渊说等伤养好赶快回白鹿书院,马宁儿觉得收手怎么养活兄弟们,文渊跪下说自己会努力让戏班挣钱,吉叔为他们高兴。
    媒婆三姑叫书瑶看看公子们的八字,书瑶问有个叫方七的找她什么事,三姑说她是找公子相亲年龄都是偏大的,书瑶正跟嘉懿说这事被陈雨寒听见问了究竟,说今天在妙奇香相亲。媒婆三姑正把米铺王老板介绍给方七,陈雨寒拉起方七说 找这么大岁数的都能当爹了说什么不同意,围观的人都觉得这人年龄太大,方七说这不正好嘛,陈雨寒说你知道我不是你亲娘避着我就算了也不能随便嫁人啊,方七说这是替你相亲呢,所以人大跌眼镜。[收回]

咏春传奇片花(1个)

咏春传奇精彩对白

咏春传奇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咏春传奇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咏春传奇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