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3
  • 集数:38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对阵雪豹雳剑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雳剑剧情

1938年秋,日寇向皖南发动进攻,意图打开华中腹地。新四军支队司令谭俊和日军指挥官斋藤少将之间在繁昌战场展开了五次激烈的交战,我军既要抵御日军的正面进攻,又面临着身边卧底特务——尚孟哲随时可能采取的致命性的破坏活动,经过谭俊和民运队长田敏等人的艰苦努力,和敌人斗智斗勇、以弱胜强,以五战五捷的结果取得最终胜利。 具......[详细]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28年,湖南长沙,特遣队严颂声奉命报道,他被司令安排前往攸县对付共军,严颂声星夜率部赶去。这天夜里,小福以修电路为由和谭俊顺利进入攸县武器库,谭俊拿走一些武器弹药准备离开时才发现接应的小福将绳子收起来,见有人进来谭俊就急忙躲藏起来,机要处的王德昌处长将攸县共产党的名单交给吴县长,谭俊和余忠成了最大嫌疑人,严颂声此来攸县的任务是抓捕那些名单上的人。
    谭俊和小福带着枪支弹药分发给同志们,余忠有些不太乐意,他让他们住...[详情]

    1928年,湖南长沙,特遣队严颂声奉命报道,他被司令安排前往攸县对付共军,严颂声星夜率部赶去。这天夜里,小福以修电路为由和谭俊顺利进入攸县武器库,谭俊拿走一些武器弹药准备离开时才发现接应的小福将绳子收起来,见有人进来谭俊就急忙躲藏起来,机要处的王德昌处长将攸县共产党的名单交给吴县长,谭俊和余忠成了最大嫌疑人,严颂声此来攸县的任务是抓捕那些名单上的人。
    谭俊和小福带着枪支弹药分发给同志们,余忠有些不太乐意,他让他们住手,谭俊去保安队的武器库是私自去的,余忠批评他无组织无纪律。谭俊担心工会出事的时候没有武装,他向余忠表示歉意,但任为这种做法是对的。余忠收到消息后知道有140多名同志在长沙被害,他让他先把枪和弹药保存起来,可谭俊坚持要武装,他只能听从安排。严颂声到达攸县后想给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吴县长和王德昌配合行动。
    严颂声将特遣队分成十二个小组对目标地点出击,重点抓捕对象就是余忠和谭俊,严颂声想亲自逮捕谭俊。谭俊不明白余忠为何不听他的想法,余忠不是完全的否认,他一直强调服从上级的指示,谭俊尊重他,但坚持他的看法,听到枪声后谭俊提出拿出武器反抗,余忠让他们各自回家,谭俊掏出枪逼余忠下命令,余忠只好点头同意。谭俊教他们学会如何用枪,余忠也要求配一把枪,谭俊欣然同意,他希望同志们都能活着回来。
    名单的人被特遣队突然袭击,大部分被抓,谭俊等人要逃走时听到大批人马过来,他命人急忙分散开,等特遣队到后双方交火,各有死伤。余忠命谭俊带人撤退,谭俊见寡不敌众只好撤退,但仍有一部分未逃脱的人被活捉,谭俊因家里有重要文件只好返回销毁。严颂声来到谭俊家里将那里包围,但进门后谭俊并不在家中,严颂声找到了那些重要文件,谭俊爬在墙头没敢下去,他看到严颂声将家人带走,谭俊在墙头无可奈何。
    谭俊等他们走后跳下墙头,严颂声又返回去抓他,谭俊发现暗格里的文件已被人取走,听到开门声音后谭俊躲藏起来,但还是交手了,他们开枪后双方都受伤,谭俊趁机逃走,还要伤的不是重要部队,但要尽快将弹头取出来。余忠赶忙给谭俊止血,县城已经被封锁,余忠任识到谭俊的正确观点,谭俊不想再躲藏,他想起身时被余忠劝阻。特遣队在全城搜查余忠和谭俊,他们躲在棺材铺里,小福买药给谭俊,他们想尽快出城,余忠打算留下来继续斗争,谭俊躺进棺材准备伺机出城。[收回]

  • 第2集

    谭俊躺在发丧的棺材中混出城,余忠从棺材铺的密室中走出来,他找特遣队自首。严颂声听到余忠自首的消息后有些疑惑,他让人将他的手拷打开,还端去茶水。余忠清楚自己的处境,严颂声对他进行审讯,他承认自己是攸县党组织的负责人,余忠想通过自首让他们释放其他无辜之人,来颂声想知道谭俊的下落,余忠坚持不说。
    严颂声猜出谭俊已经逃出城,他从余忠的话里看出来。严颂声派人去城外追赶发丧的队伍,他们对棺材再次进行检查,敲击之后发现了下面的夹...[详情]

    谭俊躺在发丧的棺材中混出城,余忠从棺材铺的密室中走出来,他找特遣队自首。严颂声听到余忠自首的消息后有些疑惑,他让人将他的手拷打开,还端去茶水。余忠清楚自己的处境,严颂声对他进行审讯,他承认自己是攸县党组织的负责人,余忠想通过自首让他们释放其他无辜之人,来颂声想知道谭俊的下落,余忠坚持不说。
    严颂声猜出谭俊已经逃出城,他从余忠的话里看出来。严颂声派人去城外追赶发丧的队伍,他们对棺材再次进行检查,敲击之后发现了下面的夹层,小福眼看要被识破就棺材推下悬崖,他们开枪将小福打死。谭俊掉下去后侥幸逃生,他被路过的行之和尚救走,严颂声带人下入谷底,可一无所获,只见到一具尸首,棺材都摔碎了。
    谭俊醒来后对寺里和尚的相救表示感谢,幸亏方丈医术高明。黄司令对严颂声的行动进行夸奖,严颂声要继续追捕谭俊。余忠让严颂声不用对自己客气,严颂声没得到有价值的情报,他命人对余忠用刑,但不能要了他的命。顾三儿在谭俊受伤时摸到他腰上的枪,他们来到庙里各有原因,这座山是两省交界地,属三不管地带,顾三儿看谭俊像是做大事的人。
    攸县贴满了对谭俊的通缉令,严颂声对南昌起义并不在乎,他想利用余忠和自己合作,计划在攸县成立一个组织来代替工会,余忠看到了来颂声派人扔到牢房中的报纸,他认为那不是暴动,而是起义,他相信部队早晚会有一个番号。余忠视死如归,这让严颂声无计可施。
    行之师傅劝他不要和庙里的人来往过密,行之第一次听了谭俊的言论,师傅让他记住是受过戒的出家人。严颂声让余忠出任工人联合会主席,余忠知道那样做会成为叛徒,他没有答应,但他们强行让他在任命书上按下手印。顾三儿偷了寺里的佛像想溜出去时被斧头发现,斧头让他把佛像还回去。[收回]

  • 第3集

    顾三儿的县城中看到悬赏谭俊的告示,余忠在监狱中用碎碗片自杀,这让严颂声始料未及,余忠是在最后一个士兵巡逻完毕之后割腕的,严颂声命人将余忠的尸首好好安葬。严颂声看到余忠留给谭俊的信件,余忠不能像叛徒一样的活着。行之和尚向斧头打听顾三儿下落,斧头谎称他去山上找药材。王德昌将余忠的死亡报告交给严颂声,报告上的结论是畏罪自杀,严颂声让他改成不肯投降被处死。
    严颂声尊重余忠,他故意让人将余忠的死散布出去,顾三儿去报案处时见外...[详情]

    顾三儿的县城中看到悬赏谭俊的告示,余忠在监狱中用碎碗片自杀,这让严颂声始料未及,余忠是在最后一个士兵巡逻完毕之后割腕的,严颂声命人将余忠的尸首好好安葬。严颂声看到余忠留给谭俊的信件,余忠不能像叛徒一样的活着。行之和尚向斧头打听顾三儿下落,斧头谎称他去山上找药材。王德昌将余忠的死亡报告交给严颂声,报告上的结论是畏罪自杀,严颂声让他改成不肯投降被处死。
    严颂声尊重余忠,他故意让人将余忠的死散布出去,顾三儿去报案处时见外面排起长队,打听之后才知道那些人都是来报案的。吴县长希望严颂声回长沙升官发财,他不想兴师动众地找谭俊,严颂声对谭俊十分了解,他不想轻易放弃抓捕。
    严颂声知道谭俊是活动力很强的人,顾三儿在报案处要求见上级汇报,他要说出实情时被债主抓出去,顾三儿趁机溜走。谭俊向斧头和行之讲起革命和共产主义,这让两人耳目一新。严颂声在报案处询问顾三儿情况,他随后去了赌场寻找,打听之后从赌场老板那里看到那尊鎏金佛像。
    行之师傅从他眼神中看出很多杂乱,他让他请谭俊来房里商谈,见到谭俊后他只是不希望行之再受到伤害,还拿出报纸让他看,谭俊的伤已经转轻,这些天就可以离开,方丈已经猜出他的身份,他对谭俊十分佩服。严颂声骑马带人去找寻找佛寺,他怀疑谭俊可能藏民在寺庙中。顾三儿回去时被斧头叫住,他在饭中悄悄下药并端给谭俊,这让谭俊感觉有些蹊跷。
    斧头发现狗喝完粥后倒在地上,他大喊粥中有毒,斧头将顾三儿拦下,幸好他们都没喝。顾三儿将谭俊是通缉犯的事情说出来,行之将寺门关住。谭俊承认他骗了大家,他说出带领工人罢工之举。顾三儿求斧头时被他用胳膊勒死,寺里方丈知道他们时间不多,他将枪归还给谭俊,还让斧头头他从后门离开,斧头在寺里五年了,方丈让他们跟着谭俊走,在斧头的带领下谭俊等人离开。[收回]

  • 第4集

    严颂声带人来到龟灵寺里,还拿出佛像给方丈看,搜查之后没发现谭俊,只在大厅中发现有人住过的痕迹,严颂声希望他能和当局合作交出谭俊,方丈一言不发,严颂声已经发觉有人提前报信,还发现后院里的茅草屋。严颂声根据地上的痕迹判断出谭俊带人去了茶陵,他只好带人继续追赶。谭俊看到斧头手上的斧子,斧头承认他身上背有人命,还不止一条,他向谭俊讲起自己以往的经历。
    斧头和行之愿意跟着谭俊,他们相信他。严颂声又带人返回龟灵寺,进寺后见方丈...[详情]

    严颂声带人来到龟灵寺里,还拿出佛像给方丈看,搜查之后没发现谭俊,只在大厅中发现有人住过的痕迹,严颂声希望他能和当局合作交出谭俊,方丈一言不发,严颂声已经发觉有人提前报信,还发现后院里的茅草屋。严颂声根据地上的痕迹判断出谭俊带人去了茶陵,他只好带人继续追赶。谭俊看到斧头手上的斧子,斧头承认他身上背有人命,还不止一条,他向谭俊讲起自己以往的经历。
    斧头和行之愿意跟着谭俊,他们相信他。严颂声又带人返回龟灵寺,进寺后见方丈独坐佛像前,他发现他圆寂了,严颂声来到后院将茅草房打开后发现谭俊等人的逃生方向。严颂声带人回到攸县,他在城门口将通缉告示撕毁。吴县长一心想让严颂声早些离开,他感觉他比革命军还能折腾。
    谭俊准备回攸县,他要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活着,谭俊向行之和斧头说起老师余忠,不喜欢坐等,更好的方式是主动出击。黄司令给严颂声发报命他马上率特遣队回长沙接受嘉奖,长沙陷入危机,严颂声没想到林纤月份会亲自来找他,他答应回去,临行前带她去吴县长那里吃饭。
    王德昌担心特遣队走后攸县会再兴不良之风,吴县长希望严颂声将抓捕谭俊的假象说出,严颂声指责了他们后离开,他不会那样做。吴县长想杀死关在牢中的谭俊父亲和弟弟,谭俊已经带着斧头和行之悄悄潜入攸县。严颂声派人先护送林纤月回长沙。严颂声把自己的命交给了党国,他只能奉命回长沙,他很想知道谭俊到底在何方。
    谭俊回城后发现很多联络点都被端掉,他派行之去书店联络处,谭俊的到来给攸县地下党很大的鼓舞,问过同志后才知道老师余忠已经牺牲,谭俊这才意识到当时老师在掩护自己。谭俊冒险回来就是想把组织重新建立起来,他记住了特遣队负责人严颂声的名字。严颂声提审谭俊家人,他将他们释放,目的是想引谭俊出来,还让他们告诉谭俊说余忠留下的东西在他那里。[收回]

  • 第5集

    谭俊听说同志们要被枪决时想过去见他们最后一面,为了安全起见他能看见同志们,他们却看不见谭俊。严颂声在枪决现场看到谭俊家人,是县政府不允许释放,严颂声在吴县长面前据理力争,吴县长坚持要杀死谭俊的父亲和弟弟,这让严颂声有些生气。谭俊在暗处看到家人被枪杀,和他们一同被枪决的还有其他同志们,谭俊万分悲伤,弟弟死前的话久久回响在谭俊耳旁。
    严颂声带着遗憾离开了攸县,到长沙后黄司令让他好好休息。谭俊不想让革命军错过攸县,他想把...[详情]

    谭俊听说同志们要被枪决时想过去见他们最后一面,为了安全起见他能看见同志们,他们却看不见谭俊。严颂声在枪决现场看到谭俊家人,是县政府不允许释放,严颂声在吴县长面前据理力争,吴县长坚持要杀死谭俊的父亲和弟弟,这让严颂声有些生气。谭俊在暗处看到家人被枪杀,和他们一同被枪决的还有其他同志们,谭俊万分悲伤,弟弟死前的话久久回响在谭俊耳旁。
    严颂声带着遗憾离开了攸县,到长沙后黄司令让他好好休息。谭俊不想让革命军错过攸县,他想把他们请过来,首先要和组织上取得联系,但联络员只剩下小陈,他们发现小陈已经叛变组织,只是没有其他方式联络组织,谭俊决定找小陈冒险一试,小陈见到谭俊后有些惊慌,谭俊让他不要解释,小陈将他被抓捕的事情说出来,他感觉自己是个怎么的叛徒,他签声名书只是想活着回来照顾病重的母亲。
    谭俊进门看到小陈生病的母亲,他希望小陈回来接受组织上的安排。谭俊转移到安全地方后让大家相信小陈,他已经给小陈家里送去钱,小陈去联系组织上。严颂声得到晋升,他请纤月吃饭,她看出他在攸县很不顺心,严颂声清楚谭俊是他的对手和敌人,他不是为了谭俊而婉惜,谭俊家人的死让严颂声心里很难受。
    纤月找到冬梅拿到了新的联络方式,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后她们有了自己的部队,但必须服从组织上的命令,纤月很怀念在黄浦军校的时光,虽然她们人不在一起,但一直都在战斗中,纤月希望组织上能争取一下严颂声,冬梅答应她会向组织上反应情况。
    纤月和冬梅依依不舍地分别,小陈回去后将联系情况告诉谭俊等人,革命军收到消息后准备里应外合攻下攸县,攸县同志们见到谭俊后十分高兴,谭俊让他们在胳膊上系上红布条并帮助进城的革命军引路,革命军很快攻占攸县,谭俊带人首先拿下县政府的。[收回]

雳剑片花(1个)

雳剑精彩对白

雳剑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雳剑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雳剑的短评

(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