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3
  • 集数:34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风雷动剧情

年代抗战剧《风雷动》是以二三十年代的“冰城”哈尔滨为背景,以当时哈尔滨有权有势的巨商“冷家”的盛世兴衰为主线,多角度展现历史上哈尔滨各阶层人民同日本帝国主义斗智斗勇的悲壮史诗。同时,该剧还大量加入日军研制的残酷实验,江湖恩怨儿女情长等具有年代地方标志的话题,力求成为全中国人民及哈尔滨人民怀旧的经典力......[详细]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一九三一年三月,日本驻哈尔滨生化武器研究小组成员龟井寿不慎感染了鼠疫,由于害怕遭到杀害,他悄悄地逃了出来。
    日本黑龙会驻哈分会会长内田武岩,为防止日本秘密研究生化武器的事情败露,命令特别行动组组长山口良雄率人马上追杀龟井,并在哈尔滨市立医院内将龟井截住,就在山口准备将龟井杀死时,被守备旅上尉军医冷风及其弟冷动制止,山口从手下口中得知,冷风与冷动为哈尔滨商会会长冷春秋的儿子,于是不敢正面发冲突,只得藏在医院内,暗中寻找...[详情]

    一九三一年三月,日本驻哈尔滨生化武器研究小组成员龟井寿不慎感染了鼠疫,由于害怕遭到杀害,他悄悄地逃了出来。
    日本黑龙会驻哈分会会长内田武岩,为防止日本秘密研究生化武器的事情败露,命令特别行动组组长山口良雄率人马上追杀龟井,并在哈尔滨市立医院内将龟井截住,就在山口准备将龟井杀死时,被守备旅上尉军医冷风及其弟冷动制止,山口从手下口中得知,冷风与冷动为哈尔滨商会会长冷春秋的儿子,于是不敢正面发冲突,只得藏在医院内,暗中寻找下手时机。
    冷风经过对龟井的检查发现其已染上鼠疫,于是迅速将情汇报给了守备旅旅长张大炮,并要求张及时向少帅张学良汇报,以及进行全城检查。
    张大炮与市长钱秉文由于害怕贪污防疫专款的事情败露,拒绝了冷风的请求,无奈的冷风只得向好友,时任守备旅警备队队长的七条寻求帮助,七条决定协助冷风将事情汇报给张学良。
    山口趁冷风离开之时,将龟井及接触过龟井的医生杀害,就在他准备将龟井的尸体带回时,冷风返回了医院,山口只得无奈的离开。
    冷风发现龟井及医生遇害,感到事情的严重,于是一方面将龟井的尸体转移,准备进行解剖,另一方面请求七条派兵来医院戒备。内田见山口没有带回龟井的尸体很是生气,命令山口马上去医院抢回尸体。就在山口来到医院寻找尸体时,七条也带兵赶到,双方发生激烈的交火。[收回]

  • 第2集

    七条将山口从医院中击退,将冷风从被困的手术室中救了出来,但冷风的助手姚玲不幸被流弹击中,所幸被门板所挡,没有生命危险。
    守备旅在医院发生枪战的消息很快传遍哈尔滨的大街小巷,张大炮率人马上赶到医院,同时冷春秋担心冷风出现意外,带人也来到了医院。
    冷风的媳妇喜妞在院看见冷风正在为姚玲疗伤,醋意大生,与冷风发生争吵。返回黑龙会的山口被内田大加训斥,因为与守备旅的正面冲突,已导致冷家对日本人施行了经济制裁,使得日本在哈尔滨的...[详情]

    七条将山口从医院中击退,将冷风从被困的手术室中救了出来,但冷风的助手姚玲不幸被流弹击中,所幸被门板所挡,没有生命危险。
    守备旅在医院发生枪战的消息很快传遍哈尔滨的大街小巷,张大炮率人马上赶到医院,同时冷春秋担心冷风出现意外,带人也来到了医院。
    冷风的媳妇喜妞在院看见冷风正在为姚玲疗伤,醋意大生,与冷风发生争吵。返回黑龙会的山口被内田大加训斥,因为与守备旅的正面冲突,已导致冷家对日本人施行了经济制裁,使得日本在哈尔滨的侨民日常生活陷入困境。
    内田来到冷家,想与冷春秋讲和,但被拒绝。冷风与七条分析后认为龟井有可能是从下水道中逃出,所以派兵对全市的马葫芦盖进行检查,希望能找到龟井逃出时留下的线索,以便能够追查到鼠疫的来源。
    与此同时苏联也发现哈尔滨出现鼠疫的情况,为了了解是否为日本的生化武器专家坂稻一所为,他们派出了一个有着东方面孔的特工来到了哈尔滨。
    冷风独自一人来到市立医院附近的街道搜查,遭到山口的偷袭,被前来找冷风的冷动等人赶跑,原来冷动在哈尔滨有一个建筑公司,刚刚从苏联聘请了一位名叫科恩的建筑师,由于冷动不懂俄语,所以前来找冷风陪同到火车站接站。
    火车上日本特务稚子将科恩杀害,并故意与苏联派来的特工何三关坐到了一起。
    冷风与冷动来到车站,与冒名科恩米拉的稚子和何三关一番寒喧后,将冒充科恩的稚子接回马迭尔旅馆,山口也悄悄的尾随赶到。[收回]

  • 第3集

    稚子为防止坂本稻一实验室位置暴露,命令山口把通往实验室的线索掩盖掉。
    何三关来到苏联驻哈的情报机关,让情报员瓦西里帮助调查稚子的真实身份,并决定从冷家开始调查鼠疫的事情。由于冷家的经济封锁,使得坂本的实验器材运不进来,这让内田很是着急,决定再次前往冷家,与冷春秋讲和。
    冷风来到守备旅,向张大炮索要交火当天交给七条的皮箱,因为里面装有龟井尸体切片,对调查鼠疫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但是张大炮却谎称皮箱已被自己销毁,冷风只得...[详情]

    稚子为防止坂本稻一实验室位置暴露,命令山口把通往实验室的线索掩盖掉。
    何三关来到苏联驻哈的情报机关,让情报员瓦西里帮助调查稚子的真实身份,并决定从冷家开始调查鼠疫的事情。由于冷家的经济封锁,使得坂本的实验器材运不进来,这让内田很是着急,决定再次前往冷家,与冷春秋讲和。
    冷风来到守备旅,向张大炮索要交火当天交给七条的皮箱,因为里面装有龟井尸体切片,对调查鼠疫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但是张大炮却谎称皮箱已被自己销毁,冷风只得无奈的离开。
    黑龙会内张大炮手下林副官将皮箱交给了内田,并把从内田那里得到的酬金交到了张大炮手上。
    冷风又气又恨的回到医疗所,对七条大发雷霆,斥责他不应该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张大炮,七条听后不知所措,冷风突然想起自己在医院附近的下水道口被山口偷袭,于是七条决定先带人过去调查,让冷风先回家,安顿好后再去。
    内田来到冷家,对冷春秋软硬兼施,但丝毫不起作用,反被冷春秋骂得无地自容,赶了出来。
    七条来到下水道口处,遇到了正在销毁证据的日本特务,七条用计将对方打死,并立刻派兵去冷家找冷风,自己则率兵进入下水道调查。何三关回到人以寓,从怀中掏出冷家所有人的照片,似乎他与冷家之间有着一种难以言表联系。
    刚刚到家的冷风被赶来的士兵叫走,七条在下水道中发现了一处被人刚用水泥封住的管道口,于是命令士兵把水泥砸下来,不料声音太大,惊动上面的日本人,坂本稻一让山口找来了煤气罐,向下水道中施放,士兵由于煤气中毒都没了力气,七条不明原因,以为手下偷懒,于是让他们回井口把守,自己一个继续挖墙。
    何三关乔装潜入冷家,将一幅写有“关帝显圣,血债血还”八个字的关公画像,挂到了大厅里,随后赶到的冷府管家李忠信看到后,吓的瘫倒在地。[收回]

  • 第4集

    何三关被冷府护院打伤后,逃回住处。冷风赶到下水道口处,从士兵口中得知七条一人在下面,于是命令留下二人守候外,其他士兵回去休息,自己则独自下井寻找七条。
    米拉来到井口杀死留守的士兵,准备等冷风上来后再将其杀死,这时山口赶到,告诉米拉下水道中已被排放了煤气,冷风与七条不会生还,二人遂离开。
    冷风最终将已经昏迷的七条救了出来,发现井口已死的士兵,这让二人备感吃惊。冷春秋对家中所发生的事情一时也弄不明白,担心是二十年前的仇家...[详情]

    何三关被冷府护院打伤后,逃回住处。冷风赶到下水道口处,从士兵口中得知七条一人在下面,于是命令留下二人守候外,其他士兵回去休息,自己则独自下井寻找七条。
    米拉来到井口杀死留守的士兵,准备等冷风上来后再将其杀死,这时山口赶到,告诉米拉下水道中已被排放了煤气,冷风与七条不会生还,二人遂离开。
    冷风最终将已经昏迷的七条救了出来,发现井口已死的士兵,这让二人备感吃惊。冷春秋对家中所发生的事情一时也弄不明白,担心是二十年前的仇家前来寻仇,只得让家人各自小心,并派冷动的贴身保镖肘子接送大小姐冷静上下学。
    冷府外,冷动悄悄叫来肘子,让其赶到守备旅,求七条派兵来保护冷家。冷风与七条回到守备旅,感觉他们已经逐渐接近实验室的位置,正在这时,肘子赶到,请注七条派兵,七条满口答应。
    冷风回到家中告诉喜妞,二人的婚姻自己并不接受,过后会提出离婚,喜妞伤心地跑进了房间。
    七条趁夜来到一处民宅,见到了地下党员老鲁,并向其汇报了关于鼠疫的情况,原来七条也是一名共产党员。
    第二天一早,七条率兵赶到家,将冷家保护起来,自己则和冷风外出继续追查鼠疫的来源。
    肘子将冷静送到学校后离开,前往马迭尔宾馆去接米拉,就是日本特务稚子,这一切都被尾随的何三关看在眼里。
    冷风与七条决定放出假消息,让日本人觉得他二人已经死在下水道中,暗中再进行调查。肘子在车中无意提起提起早上见过冷风,这让觉得冷风已死的米拉大吃一惊,于是假装有事下车,匆匆地赶到了黑龙会,将这一信息告诉了内田。[收回]

  • 第5集

    冷风乔装来到日侨区,在七条的协助下,偷偷潜入了实验室的院子,就在刚要进入大门的时候,山口从背后赶到,冷风谎称自己是报社记者,来调查士兵死亡原因,不想被山口识破,于是被迫与山口决斗。
    冷府管家李忠信来到厨房,支开自己的媳妇范婶,偷偷地将一包毒药放入了准备给保护冷家士兵的早餐中,随后李又用激将法,将士兵全部骗去吃饭。
    士兵中毒,让冷春秋及家人一时不知所措,七条也匆匆赶到日侨区,制止住冷风与山口的决斗,并将家中之事告诉了冷...[详情]

    冷风乔装来到日侨区,在七条的协助下,偷偷潜入了实验室的院子,就在刚要进入大门的时候,山口从背后赶到,冷风谎称自己是报社记者,来调查士兵死亡原因,不想被山口识破,于是被迫与山口决斗。
    冷府管家李忠信来到厨房,支开自己的媳妇范婶,偷偷地将一包毒药放入了准备给保护冷家士兵的早餐中,随后李又用激将法,将士兵全部骗去吃饭。
    士兵中毒,让冷春秋及家人一时不知所措,七条也匆匆赶到日侨区,制止住冷风与山口的决斗,并将家中之事告诉了冷风。中毒的士兵被送到了就近的中东铁路医院,冷风也随后赶到,但是已经有士兵死亡,冷风一下不知如何是好。
    瓦西里告诉何三关,米拉就是日本间谍,何决定将计就计,顺便调查日本人的真实目的。何三关已中东铁路局董事的身份对铁路医院进行视察,发现了中毒的士兵,以及正在抢救士兵的冷风,于是对院长大发雷霆,命令院长将冷风赶走。
    七条回守备旅向张大炮汇报情况,从张口中得知已有士兵死亡,并且少帅也得到消息,感到事情非同小可,张下令捉拿冷风。
    米拉来到冷动的建筑公司,用计将冷动请的另一名建筑师赶走,冷动发现后也没有办法,只得让米拉独自负责犹太公寓项目,就在这时,肘子赶来,告诉家中之事,冷动与米拉急忙返回。
    警察局长麻皮率人来到冷家,命人将冷风带到守备旅,张决定将冷风移送军事法庭。
    瓦西里对何三关在医院的态度很是不解,感觉何与冷家可能有个人恩怨,但何于以否认。冷动赶回家中,与正在调查的麻皮必生冲突。[收回]

风雷动精彩对白

风雷动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风雷动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风雷动的短评

(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