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3
  • 集数:36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神医喜来乐2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下载影片

神医喜来乐传奇剧情

清末,沧州民间神医喜来乐因得罪朝廷权贵,被流放东北。时至庚子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喜来乐又被卷入时代的漩涡中。侵略者水土不服身染怪病,西医束手无策,喜来乐的死对头向洋鬼子举荐其当军医。但他不愿当汉奸,故而出逃以致身陷匪巢,却意外受到匪首之女金山娇的青睐。这个忠肝义胆女强人,给喜来乐的命运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因为喜来乐,她闯......[详细]

  • 在线观看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清末八国联军攻入京城,慈禧太后带着众大臣宫女太监准备逃往,可是皇上的珍妃不愿跟慈禧一同逃亡,她跪在慈禧面前请求同皇上一同留下挽救大清,可是慈禧去意已决下令将珍妃丢到了井里。皇上眼见自己的爱妃被丢进井里却无力相救,只能哭着跟慈禧一路逃走。
    八国联军占领了北京城,冲进颐和园烧杀抢掠,可是由于水土不服,八国联军的兵士们得了一种怪病缠腰龙。士兵们的腰上长出了红疙瘩痒得不得了,西医对此束手无策。史密斯说出西医无法医治这种病,他...[详情]

    清末八国联军攻入京城,慈禧太后带着众大臣宫女太监准备逃往,可是皇上的珍妃不愿跟慈禧一同逃亡,她跪在慈禧面前请求同皇上一同留下挽救大清,可是慈禧去意已决下令将珍妃丢到了井里。皇上眼见自己的爱妃被丢进井里却无力相救,只能哭着跟慈禧一路逃走。
    八国联军占领了北京城,冲进颐和园烧杀抢掠,可是由于水土不服,八国联军的兵士们得了一种怪病缠腰龙。士兵们的腰上长出了红疙瘩痒得不得了,西医对此束手无策。史密斯说出西医无法医治这种病,他推荐喜来乐来做军医,西将军下令一定要找到喜来乐。史密斯认出就要被枪决的孟庆和,问起他是否知道喜来乐在哪里,孟庆和说出喜来乐现在在东北的宁古塔,西将军命令孟庆和找到喜来乐。
    匪首之女金山娇得了一种怪病,众匪徒下山绑了许多郎中回来,喜来乐不在家,他的夫人赛西施谎称喜来乐不是郎中,绑匪留下两根金条离开了市镇回到山上。喜来乐到县衙坐诊受到了众多年轻女子的青睐,赛西施也来凑热闹,喜来乐见到赛西施奇怪她为何来此,赛西施说出山上的匪徒到处寻找他去治病。
    黑瞎子领的金山娇为了治好自己的病来到众郎中面前亲口答应谁治好了自己就嫁给他,气得对大小姐有情的二当家哑口无言。郎中中一人脱口说出知道喜来乐躲在哪里。二当家找不到喜来乐,来到喜来乐家里下令抓走赛西施,德福请求二当家放过赛西施,赛西施告诉德福就算她死了也不许喜来乐上黑瞎子岭。
    孟庆和陪着斯密斯来到县衙问起喜来乐的行踪,喜来乐听说赛西施被抓立刻决定启程去黑瞎子岭。孟庆和见到喜来乐离去急忙回去汇报斯密斯。喜来乐来到黑瞎子岭答应给金山娇治病。赛西施见到喜来乐坚决不肯下山,喜来乐好说歹说让德福把赛西施送上马背。喜来乐见夫人平安到家,终于答应给金山娇治病。
    二当家带着喜来乐和德福来到金山娇房门前却被赶走,惟独留下了喜来乐给金山娇瞧病。金山娇得了怪病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吩咐喜来乐只是隔着头盖瞧病。喜来乐为金山娇号脉,说出她得的是克山病。金山娇跪在喜来乐面前,亲口答应如若真的治好她的病,一定不会忘记他的大恩大德。孟庆和带人来到喜来乐家里,赛西施见到孟庆和和斯密斯十分不悦。
    喜来乐开了药方让二当家照方抓药,可是二当家却不肯放他们下山。孟庆和答应救出喜来乐,不过却要赛西施答应让喜来乐去京城给洋人治病,赛西施关心喜来乐的安危,只好先答应了他们。喜来乐被关在牢里,魏老爷的独子被绑票一起关在牢里,魏公子听说金山娇上吐下泻说出喜来乐明天就要被杀头了,忽然魏家管家来看望魏公子,听说魏老爷还要跟绑匪讨价还价,并且后娘生了两个双胞胎儿子,魏公子听了嚎啕大哭起来。
    金山娇上吐下泻,兰儿急忙去报告大当家,二当家到牢里叫出喜来乐,喜来乐带着德福走出了牢房。[收回]

  • 第2集

    金老大问起喜来乐给金山娇吃的什么药,喜来乐听说自己下的药见效了,高兴的准备给金山娇继续看病。金老大吩咐手下给喜来乐倒酒庆祝,并且敬酒给喜来乐,喜来乐推说自己不会喝酒,金老大却一定要喜来乐饮酒,喜来乐要德福替自己喝酒,德福无奈只好上前替喜来乐喝下整碗酒。德福喝下后当即醉倒被人扶到客房。
    金老大依然要喜来乐喝酒,喜来乐为众多郎中求情,既然金山娇的病已经治好,就要金老大放郎中们回家,金老大当即答应放人,喜来乐端起酒碗喝了下...[详情]

    金老大问起喜来乐给金山娇吃的什么药,喜来乐听说自己下的药见效了,高兴的准备给金山娇继续看病。金老大吩咐手下给喜来乐倒酒庆祝,并且敬酒给喜来乐,喜来乐推说自己不会喝酒,金老大却一定要喜来乐饮酒,喜来乐要德福替自己喝酒,德福无奈只好上前替喜来乐喝下整碗酒。德福喝下后当即醉倒被人扶到客房。
    金老大依然要喜来乐喝酒,喜来乐为众多郎中求情,既然金山娇的病已经治好,就要金老大放郎中们回家,金老大当即答应放人,喜来乐端起酒碗喝了下去。喜来乐喝醉被人扶进客房,二当家滚地龙提出自己为金山娇治病出尽了力气,连喜来乐也是他请来的,所以应该让金山娇嫁给他。金老大回答要去问金山娇的意思。
    金老大来到金山娇的房间问起金山娇滚地龙又来逼婚,金山娇回答她自己说过谁治好她的病就嫁给谁。金老大让金山娇趁着喜来乐喝醉去偷看喜来乐,金山娇随着金老大一起到了喜来乐的房间,看着躺在炕上沉睡的喜来乐,金山娇见喜来乐已经一把年纪,心里不愿意嫁给他。金老大索性说出让金山娇嫁给滚地龙,金山娇回答她的病就是滚地龙气出来的,她不愿嫁给滚地龙。金老大不愿和滚地龙闹翻脸,金山娇却坚决不肯嫁给滚地龙。金山娇无奈决定嫁给喜来乐今天晚上就洞房花烛,金山娇和金老大的对话被滚地龙听见。
    兰儿劝说金山娇嫁给年轻的德福,金山娇告诉兰儿今天晚上嫁给喜来乐就是个幌子,不会真的嫁给他,只是个挡箭牌。金山娇提醒兰儿她的身手不错,三个男人也近不了身。滚地龙找到金老大说起金山娇的婚事,喜来乐和德福醒来却只能继续装睡。他们听到金山娇要嫁给喜来乐都之分吃惊。滚地龙不满金老大的安排,金老大却下令让滚地龙放了所有的郎中然后准备晚上的喜事。
    喜来乐见滚地龙回返急忙请求放他二人下山,滚地龙告诉喜来乐今天晚上他就要当新郎官了。喜来乐急忙说出自己不想娶金山娇,滚地龙也说出金山娇性格像张飞,吓唬喜来乐,喜来乐带着德福就想逃跑,可是却被门口的把守拦住。金老大派人来叫喜来乐,喜来乐请求跟德福商量商量。喜来乐夸奖德福帮了大忙,企图让德福娶了金山娇,德福却是坚决不肯。
    滚地龙去见金山娇,可是金山娇却是不肯见他。滚地龙下令众郎中离去,魏公子也混进郎中群中往外跑,滚地龙认出魏公子拿出刀威胁魏公子,如果今晚还不见到赎金,就拿他祭奠这场婚礼。金老大逼着喜来乐娶自己的女儿金山娇,喜来乐却坚决不肯。金老大提出让德福当新郎,德福却也坚持不肯。滚地龙让三当家带来魏公子,提出时间到了该撕票,喜来乐急忙出口替魏公子说情。
    金不换下令放人,今天大喜之日不杀人,可是如果喜来乐不答应成婚,就要杀死魏公子。魏公子急忙跪在喜来乐面前请求喜来乐救自己一命,喜来乐被大家逼得无奈,只好答应娶了金山娇。黑瞎子岭上顿时张灯结彩大办喜事大摆筵席,只有滚地龙一人心里不舒服。当晚喜来乐坐在洞房却不敢走近金山娇半步,无奈之下他端起酒杯自斟自饮,企图把自己灌醉。
    滚地龙躲在门外偷听,金山娇出言要喜来乐早些休息,喜来乐来到金山娇面前说出自己是被强迫带到山上来治病,又被强迫成亲,金山娇索性掀开自己的盖头,喜来乐忽然见到金山娇貌美如花立刻惊呆。金山娇感谢喜来乐恢复自己本来面目,金山娇跪下拜谢,喜来乐急忙扶起金山娇。谁知喜来乐依然推脱自己配不上金山娇。忽然门外传来声响,金山娇吹熄了蜡烛,大声说出就寝的话,滚地龙气愤的转身离去。
    忽然炮声阵阵,原来是斯密斯搬来俄国的援兵攻打山寨救喜来乐,众官兵抓了金不换,金山娇急忙出去看个究竟。赛西施问起金山娇喜来乐在哪里,金山娇问起赛西施是谁,孟庆和站出来指责金山娇抢了赛西施的男人,金山娇趁人不备出手抓了孟庆和要求交换金不换。金不换急忙让金山娇放了孟庆和,滚地龙出面说和要金不换放了喜来乐。
    赛西施提出要见喜来乐,金山娇告诉赛西施人在新房,自己进去带人。赛西施闯进新房,喜来乐正从身上摘下大红花,赛西施见到喜来乐穿着新装在洞房里气得扭头就跑,喜来乐急忙追赶了出去。回到家里,赛西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喜来乐解释她也就听不进去。德福听见赛西施哭声冲进房间,德福想办法劝说赛西施并且让喜来乐跪在赛西施面前,赛西施果然苦出心里的怨气。
    魏公子跟随喜来乐来到喜来乐家里开始做粗活,德福教训魏公子,魏公子答应今后家里的粗活都自己干。德福要魏公子跟着自己进去一起跪在赛西施面前,魏公子急忙跟在德福身后来到喜来乐房间。[收回]

  • 第3集

    经历了一场虚惊,回到了家里,赛西施在屋里审问起了喜来乐,好在刚刚从土匪窝里救下来的肉票魏嘎嘎跟着到了喜来乐的家里,面对赛西施,魏嘎嘎极力地为喜来乐求情,并认喜来乐为师傅,从此拜师学医,起名叫“德贵”,与师兄“德福”的名字呼应。
    孟庆和带着军医史密斯来到了喜来乐家中,继续劝说他们到京城为八国联军治病,喜来乐知道这帮洋鬼子在京城烧杀抢掠,干尽了坏事,不恳答应回京。这时孟庆和单独找赛西施谈话,提醒赛西施说,喜来乐与土匪头子...[详情]

    经历了一场虚惊,回到了家里,赛西施在屋里审问起了喜来乐,好在刚刚从土匪窝里救下来的肉票魏嘎嘎跟着到了喜来乐的家里,面对赛西施,魏嘎嘎极力地为喜来乐求情,并认喜来乐为师傅,从此拜师学医,起名叫“德贵”,与师兄“德福”的名字呼应。
    孟庆和带着军医史密斯来到了喜来乐家中,继续劝说他们到京城为八国联军治病,喜来乐知道这帮洋鬼子在京城烧杀抢掠,干尽了坏事,不恳答应回京。这时孟庆和单独找赛西施谈话,提醒赛西施说,喜来乐与土匪头子的女儿拜堂成了亲,那帮土匪自然不会甘愿喜来乐就这么若无其事地继续过以前的日子,那金山娇必然会下山找喜来乐的麻烦。赛西施恐怕家中多了一个土匪给喜来乐当小妾,不得不决定离开宁古塔,远离土匪们的骚扰,并不顾喜来乐的不情愿,执意回京,避免后患。
    喜来乐一行人启程了,德贵的父亲到黑瞎子岭没有找到儿子,却照付了赎金,来到山下喜来乐的家,却也扑了个空,并得知儿子可能已经拜喜来乐师,离开了宁古塔。
    来到了京城,喜来乐走进了八国联军占据的紫禁城,心里满是恨意,不由得痛骂一句。见到了联军统帅希德瓦,初步看了病情,开出药方:“哪来哪去,越快越好”,并解释,这缠腰龙是水土不服所致,洋鬼子只有离开京城,回他们的老家,这病才能不治而愈。洋人气的没办法,决定先软后硬,尽快从喜来乐那里找到治病方法。金山娇在山上不断受到了滚地龙的骚扰,决定下山投奔拜过堂成过亲的喜来乐,带着丫鬟兰儿下了山,三当家受大当家的嘱咐,送她们一程,临走时,父亲在山头唱起了歌,表达送别的不舍之情,金山娇也向远方的父亲下跪告别。来到了京城,见到了赛西施,并向姐姐诉苦。[收回]

  • 第4集

    金山娇将自己与丫鬟兰儿的身世告诉了赛西施,赛西施听得忍不住留下了眼泪,心生同情,认金山娇做了姐妹,留金山娇在家中,命徒儿们叫金山娇姨娘,命喜来乐叫金山娇姨妹。
    金山娇从小在山寨长大,练得一身好功夫,刚与德福见面,就将德福的胳膊扭脱了臼,随后一使劲便给德福弄好,让在场的人很是吃惊。德福的媳妇看着金山娇这一身武功,担心金山娇留在家里不知是福是祸,便跟师娘唠叨,并告诉金山娇近来师傅喜来乐总是往金山娇的房间跑,看金山娇的眼神...[详情]

    金山娇将自己与丫鬟兰儿的身世告诉了赛西施,赛西施听得忍不住留下了眼泪,心生同情,认金山娇做了姐妹,留金山娇在家中,命徒儿们叫金山娇姨娘,命喜来乐叫金山娇姨妹。
    金山娇从小在山寨长大,练得一身好功夫,刚与德福见面,就将德福的胳膊扭脱了臼,随后一使劲便给德福弄好,让在场的人很是吃惊。德福的媳妇看着金山娇这一身武功,担心金山娇留在家里不知是福是祸,便跟师娘唠叨,并告诉金山娇近来师傅喜来乐总是往金山娇的房间跑,看金山娇的眼神也总是色迷迷的。金山娇便叫来的福德,做了好吃的诱惑德福,想从他嘴里打探消息,德福见状赶紧擦擦嘴逃之夭夭,德贵看好了师娘要送的怀表,被赛西施收买,从此便盯着师傅在姨娘房间呆了多久,窃听师傅都与姨娘说了什么,并向师娘赛西施一一汇报。
    德福忙里偷闲,惦记着去向金山娇的丫鬟兰儿示好,色迷迷地夸她的手柔柔的,被德贵向嫂子玉儿告了密,玉儿逮个正着掐着德福的耳朵回了屋。
    赛西施知道了喜来乐惦记着往金山娇房里跑的消息,夜里睡前开始审问喜来乐,并定下了八不准,不准喜来乐与金山娇过多接触,还让喜来乐大声背诵,故意让金山娇听见。金山娇心里想,赛西施故意逼她走,她偏不走,并决定跟喜来乐学医。
    次日,喜来乐叫来德贵,审问他给师娘赛西施做奸细的事,德贵坦言,家里总是师娘说了算,所以他当然听师娘的话,喜来乐气得拿起教鞭要教训德贵,这时赛西施回来制止了喜来乐,与德福二人赶紧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迎合着赛西施。[收回]

  • 第5集

    赛西施看喜来乐总惦记着金山娇,假装着打扮成乞丐模样,预带着德贵去讨饭。喜来乐见状紧忙把二人拦了下来,苦苦央求夫人不要再闹了,甚至给夫人下跪,承认自己就是怕老婆,承诺以后天天给夫人背“八不准”,还硬着头皮给徒弟德贵赔了不是,赛西施便突然没事似的结束了闹剧。
    金山娇开始跟师傅学医,喜来乐不敢单独和她在房里,便在院子里看着金山娇背书。金山娇背了一会觉得无趣,便练起了功夫,一套拳脚下来,家人们都看呆了。史密斯为了缠腰龙的事,...[详情]

    赛西施看喜来乐总惦记着金山娇,假装着打扮成乞丐模样,预带着德贵去讨饭。喜来乐见状紧忙把二人拦了下来,苦苦央求夫人不要再闹了,甚至给夫人下跪,承认自己就是怕老婆,承诺以后天天给夫人背“八不准”,还硬着头皮给徒弟德贵赔了不是,赛西施便突然没事似的结束了闹剧。
    金山娇开始跟师傅学医,喜来乐不敢单独和她在房里,便在院子里看着金山娇背书。金山娇背了一会觉得无趣,便练起了功夫,一套拳脚下来,家人们都看呆了。史密斯为了缠腰龙的事,又来找到喜来乐,请求喜来乐开出药方。喜来乐推辞说,中国艺术的药方都是针对黄种人的,针对白种人的药方需要慢慢研究,少说也要拖上一年半载,所以联军只有撤军回国,才是最快的方法。
    史密斯无奈找到联军统帅西德瓦,讲述了喜来乐推辞敷衍的状况,经孟庆和的提议,联军决定封喜来乐为卫生署署长,以收买喜来乐。金山娇院子里背着医书,阳光晃得刺眼,便要求师傅与她回房背书,喜来乐无奈便站在金山娇的屋门口时刻盯着夫人是否回来。金山娇听说喜来乐会看手相,便硬要师傅给她看看,喜来乐正扶着金山娇的手算命时,赛西施回来了,误会了这一场景。喜来乐撒谎说金山娇嫌阳光刺眼,回屋背书,却拿倒了医书,自己正要拿戒尺打徒弟以示惩罚。
    赛西施让喜来乐真打的时候,喜来乐却不忍心,拦着夫人,气的赛西施又回了房。史密斯来到喜来乐的住处,通知喜来乐次日早上到联军统帅西德瓦那里接受卫生署署长的任命,喜来乐一再推辞,次日也没有到场。史密斯便请人敲锣打鼓,还做了一块牌匾“卫生署长喜来乐”,热热闹闹地送到喜来乐的住处,可惜来了却紧锁大门,联军士兵气的砸碎了牌匾回去禀报。这回,联军真的要动硬的了,派人带枪抓走了喜来乐。[收回]

神医喜来乐传奇精彩对白

神医喜来乐传奇影评短评

神医喜来乐传奇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神医喜来乐传奇的短评

(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