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3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画魂剧情

著名华人画家潘玉良有着传奇的一生。 中国,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一个政治上动荡不安,文化上变化多元的时代。安徽芜湖,立春院,负责伺候清倌人的一名下女,张玉良个性独立,才艺双绝,坚决不拿自己的身体做交易。她孤寂的心强烈地期盼另一种真正清新的生活。上海,一个旧与新,地理与人文,商业与文化都极发达的城市。著名的报人潘赞化参加过......[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倡导新思想的作家潘赞化,在云南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接着回到了故乡芜湖。革命虽然成功了,但是民众的思想还是停留在愚昧的阶段。为了能从根本上医治民众,潘赞化和几个好友相约,阔别娇妻只身来到上海办报纸。在芜湖里还有一个立春园。立春园的小兰姑娘是园里的头牌,伺候她的是丫环三宝。小兰是从上海来的,言行中总是不经意的流露出对芜湖乡土气息的不屑,而且小兰性格内向,所以园里的姑娘对她都很不满,经常在她背后讥讽她。好在三宝是一个...[详情]

    倡导新思想的作家潘赞化,在云南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接着回到了故乡芜湖。革命虽然成功了,但是民众的思想还是停留在愚昧的阶段。为了能从根本上医治民众,潘赞化和几个好友相约,阔别娇妻只身来到上海办报纸。在芜湖里还有一个立春园。立春园的小兰姑娘是园里的头牌,伺候她的是丫环三宝。小兰是从上海来的,言行中总是不经意的流露出对芜湖乡土气息的不屑,而且小兰性格内向,所以园里的姑娘对她都很不满,经常在她背后讥讽她。好在三宝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听到大家数落她,三宝总是会挺身而出维护她,所以小兰一直把三宝当作自己的知己,三宝也很欣赏小兰大家闺秀的作风。潘赞化在上海刚刚落脚,就立刻来到了朋友们的报馆里。报馆现在还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成稳中的老陈,还有一个是充满激情的年轻诗人苏诺。他们热情的迎接了潘赞化,大家坐在一起畅谈云南的革命情况,又为潘赞化毅然来到上海的决心而兴奋雀跃。此时还有一个人为了潘赞化的到来而兴奋不已,她就是将军的千金安娜小姐。安娜和潘赞化一直通过书信联系,安娜为潘赞化的身世而深深着迷,潘赞化也被安娜尖锐新颖的女性看法所深深吸引,两个人早就是精神上的至交,只是一直无缘相见。这次安娜从潘赞化的信中得知他业已抵达上海,为了和心爱的人见面,安娜背着父亲偷偷来到了这里。经过一番精心的打扮,安娜依着地址找到了报馆,本想找潘赞化,谁知却扑了个空,只有苏诺在。安娜向苏诺解释自己是为了爱情来寻找潘赞化的,苏诺听后被安娜的勇敢举动深深打动了,他告诉了安娜潘赞化的住址。小兰接到了奶奶病重的信,她虽然很担心奶奶的身体,但想到自己是被奶奶卖到这里的,心里又有了些怨恨,于是硬下心肠决定不去管奶奶。安娜按照从苏诺那里得知的潘赞化的住址,假借潘太太的身份来到了他的房间,等候许久也没有见到潘赞化。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在楼下碰到了刚刚回来的潘赞化,两个人一见如故,携手漫步在夜上海的街道上,安娜向潘赞化表明了自己对他的仰慕。报馆里大家正在讨论办报的主题,安娜又不请自来,用自己独到的见解使在座的三位新青年都刮目相看。小兰正在立春园里陪各位大爷喝酒行令,忽然接到了奶奶去世的消息,小兰后悔自己因为一时气盛,竟没能见到奶奶的最后一面。晚上小兰辗转反侧,脑海里全是奶奶的音容笑貌。三宝看小兰愁眉苦脸的样子,自己也寝食难安,为了安慰小兰,三宝做到了小兰的床边,细心劝导她不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小兰没想到三宝竟是唯一一个看穿了自己内心的人,她感动得抱住了三宝。[收回]

  • 第2集

    安娜和潘赞化吃饭的时候谈到了潘赞化的太太,安娜有些醋意的问潘赞化是否爱自己的太太,潘赞化回避了这个问题,安娜又问潘赞化是否爱她,潘赞化默不作答,安娜自问自答的回答爱他。潘赞化正想向安娜表明自己的心情,安娜却聪明的一眼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语道破他是欣赏她但是并不爱她。潘赞化逃避着安娜炙热的眼神和言语,他理智的明白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可是安娜却义无反顾的向潘赞化表明自己已经把生命都交给了他,看着安娜坚定的眼睛,潘赞化再也压抑...[详情]

    安娜和潘赞化吃饭的时候谈到了潘赞化的太太,安娜有些醋意的问潘赞化是否爱自己的太太,潘赞化回避了这个问题,安娜又问潘赞化是否爱她,潘赞化默不作答,安娜自问自答的回答爱他。潘赞化正想向安娜表明自己的心情,安娜却聪明的一眼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语道破他是欣赏她但是并不爱她。潘赞化逃避着安娜炙热的眼神和言语,他理智的明白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可是安娜却义无反顾的向潘赞化表明自己已经把生命都交给了他,看着安娜坚定的眼睛,潘赞化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热情,他紧紧地搂住了安娜。自从小兰的奶奶去世后,她的身体就越来越差,三宝为了让小兰身体好转,每天都亲自帮她煎药。这天三宝端着药过去,小兰却说她看见了奶奶,奶奶要带她走。三宝为了让小兰清醒一点,背着她就要往出走,却被立春园的老板拦了下来,三宝眼睁睁的看着小兰昏倒在自己的身边。晚上,小兰和三宝来到河边,点亮了纸船里的蜡烛,纸船带着小兰对奶奶的思念顺着河水漂到远方。由于工人暴动被残酷的镇压,老陈半夜赶到了潘赞化的家里,两个人由于对军阀残暴做法的不满,言辞激烈的声讨了军阀,谁知在一旁的安娜却由于听不惯而和潘赞化吵了起来,潘赞化也被安娜不知民间疾苦的态度所激怒,两人第一次起了冲突。第二天,安娜主动向潘赞化承认了错误并表示自己将尽可能的说服父亲来帮助潘赞化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又恢复如初。小兰的身体在三宝的照顾下渐渐好转了,这天她在陪客时听说了上海正在举办的选美的事情,小兰因为思念家乡决定亲赴上海。谁知三宝却并不理解,她没想到小兰辛辛苦苦攒的赎身钱竟会因为选美而全部花掉,她因为为小兰惋惜而和小兰吵了起来,虽然两个人后来和好了,但是姐妹的情谊却已经荡然无存,对小兰来说三宝不过是一个丫环。安娜终于说服了父亲同意了她和潘赞化的恋情,她兴奋的跑到潘赞化的家里,告诉他将军准备开一个最体面的宴会公开介绍他,潘赞化没想到安娜竟然会安排自己的前程,他愤怒的打断了安娜兴奋的描述,生气地冲出了房间,而安娜也因为潘赞化不理解自己的苦心而痛哭起来。小兰终于如愿以偿的坐船前往上海,三宝还是守在她的身边。终于到了选美的那一天,小兰却把三宝支了出去买东西,自己来到了曾经的恋人的家门前。但是时过境迁,当时的恋人现在已经是孩子的父亲了,小兰看到那亲情融融的一幕,知趣的走了。出去买东西的三宝差点遇到车祸,还好在一旁的潘赞化拉住了她,虽然潘赞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但他的身影却映在了三宝的心里。[收回]

  • 第3集

    被潘赞化深深伤了心的安娜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正在暗自垂泪,潘赞化此时也赶到了。他看到安娜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中也充满了歉意,但是他明白他和安娜之间毕竟有阶级的差别,两个人迟早会有矛盾,恐怕两个人只能做朋友了。潘赞化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后就义无反顾的走掉了,安娜绝望的看着潘赞化转身离去,她痛苦的呼喊着潘赞化的名字。因为受到曾经的恋人已经成婚的打击,小兰变得自暴自弃,在选美大会上喝的酩酊大醉,还和客人厮混嬉笑打闹,不知内情的三...[详情]

    被潘赞化深深伤了心的安娜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正在暗自垂泪,潘赞化此时也赶到了。他看到安娜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中也充满了歉意,但是他明白他和安娜之间毕竟有阶级的差别,两个人迟早会有矛盾,恐怕两个人只能做朋友了。潘赞化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后就义无反顾的走掉了,安娜绝望的看着潘赞化转身离去,她痛苦的呼喊着潘赞化的名字。因为受到曾经的恋人已经成婚的打击,小兰变得自暴自弃,在选美大会上喝的酩酊大醉,还和客人厮混嬉笑打闹,不知内情的三宝看到小兰放浪的样子,又气又急,不小心说话冲撞了客人,气的老板把他们两个人都关在了房间里。选美比赛终于结束了,在回芜湖的船上,三宝又碰到了回家探亲的潘赞化。回到芜湖,小兰渐渐的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中,但是曾经的恋人的影子还是萦绕在她的心头,在三宝的追问下,小兰终于说出了在上海的那一段旧情。三宝这才明白小兰性情大变的原因,她安慰小兰并答应她一定会好好守护在小兰的身边。潘赞化回到家后就被旧友拉去做了名誉校长,他的一番赞扬革命的慷慨言辞,让在场的学生无不为之振奋激昂。安娜失魂落魄的来到报馆想寻找潘赞化,但是只有老陈和苏诺在,他们正在为安娜的事情鸣不平,安娜听到他们说出自己心中的委屈,感动的失声痛哭,苏诺他们连忙手忙脚乱的安慰她,在他们的劝说下,安娜终于下定决心,要潘赞化为他的逃避付出代价。第二天,潘赞化被二叔叫了过去,二叔把一张登有安娜写给潘赞化的绝情信的报纸扔在了潘赞化的面前。潘赞化看后大吃一惊。不久,潘赞化和安娜的恋情就被潘太太知道了,她虽然内心痛苦但是还是微笑着和潘赞化说起这件事,潘赞化内疚得看着潘太太,但是无法给她任何承诺。小兰被一个吴爷看中了,吴爷和老板商量好要娶小兰,三宝跑去哀求老板,谁知老板竟告诉她小兰已经答应了。三宝怒气冲冲的跑去找小兰,小兰平静的告诉她,是她亲口同意的婚事,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所以她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在乎了,小兰还告诉三宝让她再也不要管自己的事情。三宝没想到小兰竟然会自暴自弃到这个地步,对她彻底失望的三宝转身跑了出去。潘赞化的母亲为潘赞化找了一个海关的工作,明里是想让他叶落归根,其实是不放心他在上海,怕他被花花世界迷了眼睛。潘赞化明白母亲的用心,但是他同样不想放弃自己的理想,他还是想回上海办报纸。晚上,潘赞化的好友告诉他,潘赞化的母亲为了扶助他的事业,一直在偷偷的典当自己的首饰,潘赞化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惊,他毅然前往上海的决心动摇了。[收回]

  • 第4集

    潘赞化通过了解明白了芜湖的海关之所以能有发展,原来是钻了法律的空子,潘赞化虽然心里有所不满,但是海关关长在芜湖却是官威权大,而且普通百姓也只看到眼前的利益,潘赞化虽然怒其不争,但是人微言轻根本无法扭转局面。他越看越生气,可是回到家里想和妻子沟通一下,妻子说的又却都是家常琐事,两个人根本无法交流,潘赞化又有点沉不住气。在海关工作了一段时间,潘赞化发现这里面漏洞百出,连近期的档案的都没有,潘赞化找到管事的负责人,本想和他...[详情]

    潘赞化通过了解明白了芜湖的海关之所以能有发展,原来是钻了法律的空子,潘赞化虽然心里有所不满,但是海关关长在芜湖却是官威权大,而且普通百姓也只看到眼前的利益,潘赞化虽然怒其不争,但是人微言轻根本无法扭转局面。他越看越生气,可是回到家里想和妻子沟通一下,妻子说的又却都是家常琐事,两个人根本无法交流,潘赞化又有点沉不住气。在海关工作了一段时间,潘赞化发现这里面漏洞百出,连近期的档案的都没有,潘赞化找到管事的负责人,本想和他商量一下,但是管理员却只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只知阳奉阴违,潘赞化只好把心中的不满化为苦笑一带而过。这天潘赞化终于找到了机会,那是海关的各位官员为他接风洗尘。潘赞化一举杯就立刻把矛头指向了在座的各位,并表示一定要去除海关的封建陋习,谁知刚一出口就被大家拿别的话搪塞了过去,各位官员自顾自的谈论起烟花脂粉的事情,吴大爷也在座,说起了和小兰的婚事,并邀请大家到时候参加婚礼,恰在此时潘赞化又看见了端茶的三宝。小兰结婚的日子转眼就到了,可是在这大喜的时候,三宝和小兰都很不开心。小兰梳洗打扮后把三宝叫到了身边,三宝明白从今往后再也不能伺候小兰了,她最后一次帮小兰挽起了头发,看着小兰戴上了红花。潘赞化如约来到了婚礼上,各位同僚纷纷举杯庆祝,大家正在吃喝调笑间,三宝不请自来。她来请求吴大爷好好对待小兰,吴大爷根本没把小兰放在眼里,他生气的斥责了三宝一顿,并把三宝赶跑了,这一切都被潘赞化看在眼里,他很钦佩三宝的勇气和义气。一场意外的事故总算平息了,会场又恢复了热闹的气氛,大家纷纷行起了酒令,潘赞化也喝了不少酒,小兰也被大家灌的昏昏欲睡,终于不支离开了会场。潘赞化也被三宝扶进了房间,他一路上一直借着酒劲破口大骂,三宝把潘赞化扶到床上,潘赞化轻轻的拉住了三宝的手告诉他再这样使性子的话,以后是会吃亏的。三宝被潘赞化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同时又为他的关心怦然心动,就在她看着潘赞化发呆的时候,蜡烛不小心点燃了床单差点着起了大火,三宝被老板关进了柴房。得知这个消息的小兰连忙赶到柴房,看到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三宝,小兰立刻抱着她痛哭起来,三宝还在生小兰的气,硬把她骂了回去,小兰伤心的离开了。第二天一早,潘赞化担心三宝立刻赶来了立春园,他得知三宝被打的事,连忙赶到老板那里,本来让三宝磕个头了事的,但是倔强的三宝却死也不肯低头,老板一怒之下又把三宝关进了柴房。三宝终于熬不住病倒了,小兰向老板求情,谁知老板却不顾三宝的死活,决定让她自生自灭。[收回]

  • 第5集

    小兰为了救三宝来到海关办公室,求潘赞化给老板说个情放了三宝,就在她说情的时候正好碰到秘书来送茶,潘赞化怕影响不好就推脱了小兰的请求。回到家后潘赞化还是放心不下三宝,他托马会长去向立春园的老板说情,把三宝接到了自己家里养伤。海关的各位官员们以为潘赞化会因为这个人情而对他们有所顾忌,没想到潘赞化还是毫不留情的扣下了海关走的私货,为了能够彻底堵住潘赞化的嘴,大家商量让潘赞化收留三宝。三宝在潘赞化的家里受到了很好的招待,从来...[详情]

    小兰为了救三宝来到海关办公室,求潘赞化给老板说个情放了三宝,就在她说情的时候正好碰到秘书来送茶,潘赞化怕影响不好就推脱了小兰的请求。回到家后潘赞化还是放心不下三宝,他托马会长去向立春园的老板说情,把三宝接到了自己家里养伤。海关的各位官员们以为潘赞化会因为这个人情而对他们有所顾忌,没想到潘赞化还是毫不留情的扣下了海关走的私货,为了能够彻底堵住潘赞化的嘴,大家商量让潘赞化收留三宝。三宝在潘赞化的家里受到了很好的招待,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幸福的三宝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梦中。一直照顾三宝的洪妈要回立春园了,三宝也想回去,洪妈却告诉三宝现在不能回去,洪妈还告诉三宝要好好报答潘赞化的恩德。三宝不知道该怎么答谢,只能通过做一些粗活来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可是三宝的身体还很虚弱,潘赞化细心的照料让三宝心中既感动又甜蜜,潘赞化对事物的新鲜的看法也让三宝为之深深着迷。三宝在潘赞化家养身体的时候,小兰一直在为她担心,她总是亲手做好三宝最喜欢吃的点心让洪妈给三宝送过去,还每天都向洪妈询问三宝的病情。潘赞化怕三宝一个人在家里闷,于是拿来了西洋画册,从来没有见过这些的新鲜事物的三宝喜欢的爱不释手,她仔细的翻看着这些画册,这些画好想打开了她的心扉。苏诺、老陈和安娜要去爬黄山,他们顺道来看望潘赞化,三宝也坐在一旁听他们讨论,安娜不无醋意的一直盯着三宝。晚上众人都纷纷睡去了,安娜叩响了潘赞化的房门,她告诉潘赞化她和黄友在一起,潘赞化点点头表示看得出她现在过得很开心。安娜没想到潘赞化完全无所谓的样子,她终于忍不住指责潘赞化和三宝的关系,两个人又不欢而散。苏诺和朋友在院子里谈论在日本留学时的一段恋情,那也是一个和婢女的故事,因为地位的原因而夭折了。苏诺不禁为情放声痛哭,三宝不太理解。大家坐在一起讨论新鲜事物,也邀请三宝来谈谈,没想到三宝的语言虽然朴实但是道理却很深刻,大家纷纷折服,苏诺甚至要拜三宝为师,大家还给三宝去了新名字叫做玉良。苏诺因为听不惯潘赞化的官腔,所以吵嚷着要走,玉良担心潘赞化于是来到他的房间,两个人正在谈心的时候,安娜突然冲进来指责潘赞化。原来是潘赞化在和黄友聊天时,不小心说安娜是一个脆弱的女人。安娜话里有话的指责潘赞化,还把矛头指向了玉良,两个人当着玉良的面吵了起来,安娜被潘赞化的言行激怒,一时冲动要打潘赞化,玉良通过威胁的手段制止了安娜的行为,安娜认为潘赞化找了个丫环来欺负她,她伤心的跑出了小屋。[收回]

画魂精彩对白

画魂影评短评

画魂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画魂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