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巢看看

我看过的

以和为贵Election 22006

剧情介绍

自从乐少(任达华饰)当上和联胜办事人后,黑社会的世界总算有了一个过度性的安宁。然而,和联胜两年一度的办事人选举即将举行,暴风雨前夕,总又让人觉得不安……

两年行将过去,现任办事人乐少留恋办事人身份,希望说服一众叔父和邓伯(王天林饰)修例让其连任。 邓伯告诫乐少,生意越做越大,人马众多的Jimmy仔 (古天乐饰)为不二之选的新办事人。

为了个人事业,Jimmy仔与幕后老板扩展其国内生意。一次交易,Jimmy仔与其助手到国内与有关人仕商讨生意,惜被早已埋伏的公安围捕;并警告他只 可到国内旅游观光,不可涉及生意活动;除非他是办事人……利欲熏心,为了实现大计,Jimmy仔表态极力争取做和联胜新一任办事人,终与乐少反目。

另一方面,乐少为了铲除障碍,说服了东莞仔与其连手,绑架Jimmy仔幕后老板以迫令他放弃做新办事人。乐少与Jimmy仔正式展开决斗,为一场腥风血雨的江湖冲突拉开战幕……

最后二人怎样解决他们的恩怨?又是否能安守帮会几百年下来的宗旨——以和为贵?

幕后

《以合为贵》是《黑社会》的续集,除了在上一集里被杀死的梁家辉,任达华、古天乐、王天林、林雪、张家辉等都继续出演。 《以和为贵》讲述的是想脱离黑社会的古天乐,被迫卷入了与任达华的 \'大哥\'之争,\'《以和为贵》在剧情上是完全独立的。《黑社会》讲的是黑帮的历史传统, 而《以和为贵》讲的是黑帮的未来。”

乐少(任达华饰)

除掉大D当上龙头大哥后,他的伪君子性格更表露无遗,当他任期届满后,众叔父要他退位让贤,他却依恋权位不放手,极力争取连任。为认清敌友,他特意于寿 宴上试探五位小弟的心意。可惜长江后浪推前浪,新生代比他还要狠毒,更加不讲洪门规矩,新旧两代人各出奇谋争做霸主,乐少处处以为胸有成竹,但最后还是全 盘皆输。

吉米(古天乐饰)

自乐少夺得龙头棍后,吉米甚少理会社团事务,只顾将内地的生意做大,手下也与日俱增,成为 乐少最大的威胁。但因其黑帮背景令他处处受阻,惟有拥有龙头位置才能令他在内地做生意畅通无阻。结果离开了江湖的吉米,为了生意大计,还是无奈要走回头路 争拼,卷入一场不能回头的黑帮仇杀中,与乐少的关系就此决裂。

东莞仔(林家栋饰)

在干爹乐少扶助下,东莞仔在社团内 迅速上位,深得手下和众位叔父辈的支持。但此人做事出位,目中无人,所作所为比死了的大D更为过分。东莞仔的权力欲极大,一心想取乐少而代之成为帮会的龙 头,可惜有勇无谋,被乐少利用去绑架吉米的幕后老板,以迫使他放弃竞选新一任大哥。在片中有大量血腥动作戏,将吉米的贴身打手阿武(郑浩南饰)活活斩死。

飞机(张家辉饰)

誓死忠于帮会的另一名悍将,与吉米从上集的互相看不顺眼到续集已发展为惺惺相惜的好知己,但两人所选择的路截然不同。飞机在帮会内的狠劲,令他火速建立 了江湖位置,但人到了某一个位置,始终会对权力有独霸野心,他一样有争雄之念,因此与对手打打杀杀,他是来者不拒,一律奉陪……

花絮

关于故事背景:现在黑社会不一样了

《黑社会2》所讲的那个年代,整个香港不同了。有很多东西从本质上,从底部开始改变,连最 基本的思想都要跟着变。有些能干的人可能适应得快一点,但整个香港社会的人未必能够第一时间适应。《黑社会》第一集的出现是因为一个移交,一个政治上的改 变。但是已有的东西如何呢?比如巴士怎么办呢?钱是否一样呢?黑社会是否一样呢?一切是否一样呢?在我看来,黑社会不再一样,这是一种香港的历史文化,没 有人说过的。以前说黑社会,只说英雄道义,好人坏人,或者是一个地区英雄。你看看以前的《英雄本色》或者《古惑仔》就是这样。我确实是借着《黑社会》说 Election,其实就是上一代转下一代,这一个“揸Fit人”转到下一个“揸Fit人”。我觉得从这个角度去写,就要写一段这么长远的黑社会历史,是 时候去负起记录城市点滴的责任,当然我不是写一部历史片,而是我在这个时候,以这个想法去写这个东西。

关于创作思路:看完两集会明白多一点

我不歌颂也不唱衰黑社会,我只写这一班人,这班在社区里存在的人。有很多东西在第二集才出现,我不会说改变了与否,我只想说时代在变,黑社会都要变。上 一集中是变中不变,下一集才是真的变化。为什么下集会出现“黑社会也有爱国的”呢?难道英国人会说这话吗?这就是时代的转变。为什么我第一集最初从明清开 始讲?为什么我要拍一张电影海报去点出黑社会的由来?这就是历史,历史就是会回到最初。当大家看完两集之后,我想大家会明白多一点。如果只看第一集,未必 知道为什么杜琪峰把戏拍成这个样子。我一定要超过两个小时才能把故事说完。整体来说,我要表达的是何去何从。我不理会发生变化是为什么,我只理会这就是时 代产生的现象。我只是去记录这件事,当然我不能说这一定会变成一些戏剧性或者人物性的东西,最重要是这时代出现了这样的黑社会。我创作最大的原则不是像哥 普拉、马丁·斯科塞斯,我不知道像不像,我只是说香港的东西。如果有相同之处,那就代表原来全世界都有些东西相似,这个我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