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看看·畅享高清

下载迅雷
我看过的

傻春2011

傻春分集剧情介绍第31集

在回来的路上,素春又困又饿,突然感到一阵阵腹疼,依然咬牙坚持,骑车进了城。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倒在了路上。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母亲和素处在她的身边。原来大姐兜里的电话号码救了她,路人把她送进医院,医院护士在兜里找到小餐馆的电话号码。刘茜把事情推给了婆婆,许敏容带着素处就来了。经医院诊断,素春腹中有个肿瘤,不知是良性还是恶性的需要动手术,母亲发愁治疗费用。
手术费确实成了大问题。素处跟母亲商量向二姐要钱。二姐很不高兴,但是还是拿来一些。母亲把孩子们召集到一起,让她们上班的分摊,谁也不表态。素处跑到电话局哭着给三姐素不打电话。素不风风火火赶了回来,指着弟弟一家,和素晓就骂上了,把她们拿出的那一点钱拽到了她们的脸上就去了医院。
素不见到大姐哭的像个泪人,听医生说可能不是恶性肿瘤又笑了(那个年代没有先进的检测仪器)。大姐由三姐来照顾,素处方能脱身考学。大姐一点也不关心自己,而是关心素不在广东的情况,生怕她惹事。还关心她的婚姻大事,不能像傻大姐似的,耽误了大好时光就没人要了。素不满脑子就想的是怎么赚大钱,她说赚了大钱第一件事就是武装大姐,就不信给大姐找不到一个好姐夫,“咱绝不要二婚啊!就要原装的。”
素眠只是象征性的看过大姐一次,大姐想见外甥,素眠担心儿子来医院会传染上病,大姐表示理解。她没有听见素眠再叫一声“姐”,但是也没叫“傻春”,只是用“哎”代替了。素觉两口子始终没来。
素春术后,素不回南方了,看护大姐成了家里的负担,基本上落到了素处头上。尽管大姐不让她来,可是素处毕竟是在她的背上长大的,说什么也不干,结果因为分心差几分没有考上大学。失落感和对家庭复杂的看法,让素处的思想发生了变化。素处早恋交了一个男朋友,他也没考上大学。男生一项得到家里的溺爱,蛤蟆镜,喇叭裤,和素处“压马路”,而且还倒卖港台录像带。
大姐身体恢复了,想把小餐馆接过来赚钱可就难了,小餐馆已经成了刘茜的摇钱树,正赶上允许办理个体工商执照了,于是背着家人偷着办了,小餐馆成了她的个人店铺。全家知道以后当然不干了,找素觉评理。素觉来荤的了,谁要是跟他抢夺早点铺,他就要和家里决裂,而且也不会把早点铺让出去,谁想碰就和谁打官司,而且不再担负全家的早饭了。为此,全家闹得不可开交,尤其是素晓,个人利益不得侵犯,彻底的跟哥嫂彻底决裂了。
素处打电话找不到三姐,找来二姐等于没找。大姐让弟妹让出早点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房东把他们赶走,但是当她看到弟媳为了此事和弟弟吵架闹离婚,母亲开始担惊受怕了,她立刻终止了她的做法,还劝妹妹们放弃,她会想办法干点别的。
素春骑车,素处坐车,姐俩进了原来父亲的工厂。素春找到厂长(原赵宇初的部下)素处说明来意,“要盘条”。厂长马上明白了姐俩的来意,说这可是市场上的紧俏商品,工厂生产多少卖多少,没有货给她,再说也不能给。素春开口了,“那我们姐俩去你家吃饭去!”厂长即刻害怕了,素处会来事,“叔叔”一个劲的叫着,厂长答应“仅此一次”。

傻春分集剧情介绍第32集

“一纸钢材提货单”,让素不风风火火赶回来。这可是从天而降的买卖,南方紧缺商品,一吨就可以翻一番,姐仨发了一笔大财。素不在广东倒腾服装批发,希望大姐用赚来的钱,在服装街开个店铺,由三姐素不供货,这样素处也算有了事干了,专门负责管钱,不至于让老娘把钱弄了走给儿媳妇。
服装店很快开起来,素处摇身一变成了小老板,突然一下子变的阔绰起来。衣服时髦的,化妆品名牌的,居然还买了一辆小面,学会了开车。素春也大方起来,鼓励素处消费,“有钱了就得花,开服装店的不能寒酸”。她不仅自己穿了好衣服,还给小楚拿了好多衣服。这可让素觉两口子嫉妒的要命。许敏容以为她们姐俩是靠卖菜发家,逼着素春给她钱。素春说这个店不是我的,是小妹的,你得管她要。许敏容哪里能从素处那要来钱,“我还就朝你要!”素春说,那我就每月把我的工资给你。其实,素春什么都不关心,兜里有钱了,就惦记着小楚,赶紧往康复中心跑。
那个年代从南方倒腾服装可赚钱了,素不经营很好,很阔绰,自己在外面买了房子,就想把自己的事业搞大。大姐的服装店经营也非常好,赵家今天添了一台大彩电,明天又安装了电话,后天还想装修房子,赵家的生活在院里家家眼馋,但是谁也没有刘茜眼馋。她们怎么赚的钱起步?是刘茜最关心的问题。素觉最想买个车,可是他的经济实力远远达不到。他打电话给三姐,求她帮帮忙。谁知被三姐骂了一通,刘茜在一边火上浇油。
刘茜从工厂姐妹那得到可靠消息,大姐的钱是倒卖了一批钢材所得。这一下算是有了由头,逼着婆婆向大姐要钱。“赵家与工厂的关系不是她一个人的,那是去世公公的面子,她把钱全眯了论情论理都说不过去。”许敏容逼着素春拿钱,素处就是不给。许敏容搪不住儿子泡在屋里不走,决定亲自出马找厂长去。厂长不给老厂长的面子不行,许敏容一口一个“老赵”,眼泪吧哒吧哒直掉。这样许敏容拿回了“提货单”。素觉两口子足足地做了一场好梦。她俩把准备赚回的钱干什么都计划好了。
“拼缝”这买卖真得看什么人干,素不没问题,可是素觉和刘茜即便是在聪明,在耍心眼,还是被人家涮了。人家赚钱跑了,他俩还在做梦呢。当大梦初醒,方知上当受骗,追悔莫及,不如当时让三姐干呢。素觉跳着脚对刘茜喊叫“你不是就怕三姐雁过拔毛嘛!”人要是倒霉,喝凉水也能噎着。就在这时,菜伯知道了素春的情况,说什么也不让素觉两口子经营小饭馆了,“我是报答傻春的德,不是让你们赚昧良心的赚钱”硬是把他俩轰走了。刘茜大肚子里的继承人足以让母亲养着他们,而且不用掏钱。许敏容对儿媳妇百般照顾,儿媳妇什么也都不用干了,吃闲饭还要指挥的婆婆团团转。母亲说我忍,不就是还有俩月么,只要生的不是孙子,利马一边呆着去。
素觉没事干天天跑到街上去下棋,刘茜则没事挺着肚子去大姐的服装店。素处说“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对嫂子态度不好。素春自然非常热情,尤其是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尽管素处含沙射影攻击刘茜,刘茜也不在意,她在想着如何把服装店变成自己的。刘茜的生产,不仅仅牵动许敏容的心,素春的脑子里“赵家的传承”也是根深蒂固。刘茜再怎么不好,也希望她生儿子,计划生育抓得那么紧,如果不是男孩再也没有机会了,素春说父亲的在天之灵也会祈祷的。其他女儿则不把赵家有没有继承人当回事。

傻春分集剧情介绍第33集

刘茜生产了,而且真的生了一个儿子,把素春高兴坏了,想帮母亲一把。母亲的新鲜劲还没过去,不用素春。但是许敏容的性格是不会成为奴隶的,一向懒散惯了,新鲜了几天就说,“傻老大比我这个当妈的还有经验呢,除了老二老三,哪个不是她伺候的”。就这样,素春自己给自己套上了枷锁。上班累得够呛,下班还要忙活小侄子。素处不乐意,可是母亲在使唤,丝毫没有办法,只能在服装店多操心。
素春并不把辛苦和奉献当成磨难和傻,在她的脑子里就是一种乐趣,更确切地说就凭着对家的爱护,不加思考的一路拉车。每天的干活几乎都是到了极致,起早贪黑,从没有听见她一句怨言。刘茜说“其实家里有这么个傻大姐挺好的,训她不吭声,要么点点头,也不图什么回报。哎,素觉,你说她会不会把服装店让出来?”素觉的回答很简单,“小楚马上就回来了,傻春脑子就不够使了,关键是看你怎么对待妈了。”
许敏容有了孙子,生活过的又富余又安详,儿媳妇一口一个“妈”叫着,每天乐不思蜀,专门拿西屋陈刘氏找乐子。陈刘氏的丈夫死了以后,儿子们没一个孝顺的,生活上还得靠许敏容的“小救济”,无论她说什么,也不生气。有一天,素春亲眼看见母亲给了陈刘氏一百块钱,这让“爱憎分明”的傻春不干了。可是当母亲说出“那你让我怎么着?让我看着她见天饿着?”素春愣了,还是有点不理解,“咱家要不是她,能受那么多罪么?”母亲说了一句“你不懂”就不理她了。
素觉为了到服装店上班,装疯卖傻,骗得大姐小妹们同情如愿以偿。
小楚在康复中心一年了,已经能脱离拐杖单独行走,但是行走很慢,可以出院了。这一天,素不也赶回来去接小楚,专门租了一辆面包车。许敏容心里有疙瘩不去,这个结症只有素春才清楚。她苦苦哀求母亲,小楚对妈没有看法,她一点也不知道过去的事情。许敏容这才放心上了车。
小楚真的离开了拐杖,她站在康复中心门口看着家人,向他们走来。许敏容希望小楚叫一声妈,然后拥抱她。可是小楚却走向大姐,姐俩抱在一起流泪。素春完陶醉在小楚的康复上,没有在意母亲的表情。小楚又拥抱三姐和素处,全当别人的不存在。二姐素眠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她是不会表露出来,只是一点点醋意掠过。素晓的心里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她最高兴,压在她心里秤砣就像是被拿掉,以后就不用躲着小楚了。小楚只是淡淡地叫了一声妈,大家就上车了。
当然这一切没有逃脱刘茜的眼睛,回家对素觉说,你们家两派啊,傻大姐居然领导了一派和妈叫板。素觉从小司空见惯,不以为然,“别人家是面和心不和,而我们赵家是心和面不和,别看争得很厉害,到头来全得听妈的,老妈要是一发火,全傻眼。”刘茜认为这就是机会???
素春的婚事是许敏容最头疼的事情,“让人笑话啊!说起来好像我有偏有向似的。”刘茜素觉给素春找了一个对象,他是个老师,素春开始死活不同意,人贵有自知之明,“没人会看上我”。母亲让素觉把此人叫来和素春见面,俩人见面后,男方觉得素春条件不错。此事当然瞒不过小楚了,小楚脸色乌云遮天,一句话也不和大姐说了,素春不知是怎么回事。
在母亲的逼迫下,素春要去与这个男人见面。小楚装作腿疼,大姐赶紧送她去医院,到了医院小楚说是腿不疼了,也不看医生了。
男人很反感不守时的人,母亲再次逼着素春去见面。第二天大姐要走,小楚说她顺路想去五姐的服装店,让大姐送她。许敏容看出小楚的心思,不让小楚去,可是她心有余悸,又不敢对小楚态度不好,只有随她去。姐俩走了,许敏容摇头,“嘛人嘛命,傻老大呀!完了!”

傻春分集剧情介绍第34集

小楚生生地把大姐的事情搅黄了。在小楚的心里是矛盾的,她希望大姐幸福,但又有把大姐当作母亲般的心态,素处提醒妹妹不要“偷换概念”,小楚的内心十分矛盾。晚上,素春突然觉得自己身边有人,发现是小楚在自己被窝掉眼泪,她给小楚擦去眼泪。小楚轻轻地说:“大姐,你走吧,结婚吧,我会好的。”素春恍然大悟,这才知道小楚是为了什么不让她约会。一个从小依赖她长大的残疾孩子,可能一个人渡过漫长的一生,大姐怎么这么傻,怎么能扔下你离你而去呢?大姐不嫁了,绝对谁也不嫁,这辈子要和小楚在一起。小楚叫了一声“大姐”,俩人搂在一起哭了好长时间。
小楚在和母亲怄气,不跟母亲说话。许敏容越是着急越是絮叨,别看小楚岁数小,正是因为残疾的原因,隐匿的内心与年龄不符,她对母亲没去过康复中心探望有看法。嫂子刘茜想讨好小楚,把素觉喝醉酒说出来的,母亲曾经把小楚给何叔叔家的事情告诉了小楚,刘茜不知她惹了大祸。
小楚进了母亲屋,瞪着眼睛恨不得吃了母亲,许敏容从来没见过小女儿有如此凶煞的表情。“你卖过我?”小楚这句话问的母亲顿时紧张,吱吱唔唔,胡言乱语。“你卖过我?!”小楚几乎是喊出来的。母亲解释的话显得那么苍白,小楚气愤地走了,在门口险些摔一跤。
素春回家,许敏容可不干了,以为是素春告诉的小楚,拿着鸡毛掸子就打,“让你肚子里装不了二两油!我千叮咛,万嘱咐???”。素春攥住鸡毛掸子,“不不不,我糊涂了,您先说清楚再打”。当母亲说出小楚知道曾经给过人家的事情,素春知道大事不好了,“坏了坏了坏了”顾不上解释,赶紧向后院跑。
“谁说的?你听谁说的!是不是素晓?说呀!”大姐在追问小楚。小楚反过来逼问大姐事实真相,素春含含糊糊,她不能承认母亲曾经把她给人。可是残疾孩子心里是最敏感的,她确信无疑,蒙着被子哭了。素春只有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说是当年大姐误会妈了,才带着你跑了,这事儿和爸妈没关系。小楚不太相信,可是她信大姐不会撒谎。
许敏容像热锅上的蚂蚁,素春进门,劈头盖脸就骂。素春冤枉,可是当她张嘴要说是“刘茜说的”,话到嘴边又回去了。她意识到说出来婆媳将是一场大战。“嗨,这事儿谁说的不重要了,妈您得过去看看小楚了。”许敏容当然不会去,一股脑的叨叨傻老大。“你要不把小楚的事情平了,我就和你没完!”素春说她跟小楚说了没那么回事,小楚已经相信了。母亲这才把心放下
许敏容让傻春退出服装店,让刘茜进服装店,小妹和素晓坚决反对。素眠为了自己的利益劝说小妹让刘茜进服装店。
陈刘氏热心,她认为帮傻春找婆家就能改变对她的看法。别看她在外面跟着许敏容屁颠屁颠的,但她不敢进赵家,因为赵家的子女和她的儿子们一样,个个横眉冷对。原本她就没钱,还是用许敏容给她的钱,花了三十块钱买了一份礼物替素春圆场。陈刘氏把一男士请到了自己家,把素春骗进她家。素春见到这个男人说的话,活活没把陈刘氏给气死。素春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陈婶她叫我傻春,我妈叫我傻老大,我妹妹叫我两半截。”指着陈刘氏说“我告诉你,她这个人是我们家最大的仇人,她就是为了骗你钱。”
刘茜素觉两口子打服装店的主意,素不回来让小妹和素晓和他们分开,傻老大听说以后过来阻止,没人听她的,只能自己生闷气。

傻春分集剧情介绍第35集

素春想的事情只有小楚知道,想给父亲买一块墓地,把父亲的骨灰从公墓的骨灰盒存放处迁出来。素春到处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一块郊区的墓地,而赚死人钱的恰恰是农场的小杨,她说要买一块风水最好的。这一天,素春借着全家人都在(除了素不),素春说了她的想法,许敏容当然高兴“将来我死了,和你爸作伴也有个地儿。”可是接下来就乱套了,听素眠一讲,搞活经济,让老百姓富起来这是对的。可是迁坟、上坟那完全是资本主义旧社会的东西,谁能承担责任?母亲傻眼了,全家一致反对。“爸爸的骨灰在公墓挺好的,你要是这么做,被领导知道了怎么办?被院里邻居知道了怎么办?本来人家对咱们就虎视眈眈。”素眠一连说了好几个“不行”。素春不好再说话了,伺候着大家吃饭。
具一喜来看傻春,告诉傻春要去西藏两年。小楚告诉大姐一个秘密,这下大姐可坐不住了,马上去找素处,真的发现素处和后院的顾家儿子谈起了恋爱。素春对顾家印象不是很好,“妈说他们家做事阴一套阳一套的。”素处正在热恋中,当然不会听大姐的,不允许大姐告诉母亲。母女俩大吵起来,素处陷入恋爱情感之中,根本不会考虑母亲的感受,死活不同意分手,“现在什么年代了?还想包办婚姻呀!”许敏容治不了自己的女儿,但是她可以整治顾家。进了顾家就说,“别想好事,我告诉你姓顾的,你撒泡尿照照你儿子,要文凭没文凭,不就是个工厂的销售员嘛,想占我们家便宜,想美事吧你!”许敏容把顾家说急眼了,必定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两家算是结了仇。顾家父母警告儿子不准再和素处来往。
许敏容给素春下了死命令“不是小妹和小楚听你的么,好,如果再让我看见小妹和姓顾的来往,拿你试问!”素处回家一头扎在后院小屋谁也不理,无论大姐苦口婆心,就是不吭声。顾家住在后院,大姐担心素处好和顾明干出傻事,索性和她一起挤在小屋睡觉。大姐洗完脸想泼掉水,想了想又放在了脸盆架上。
顾家父母在教育儿子不准和素处来往,顾明反问父母“你们说说小妹哪一点不好?要钱有钱,要模样有模样。”顾家父母无话可说,俩人商量来商量去,也觉得儿子的话有道理,起码素处要是嫁过来,白白带来一棵摇钱树。于是母亲去探素处是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晚上有人敲门,没等素处反应过来,素春端起脸盆,用脚踢开门就往外泼,一盆洗脸水让顾明的母亲洗了一个澡,素处“啊”的一声吓傻了。素春原以为顾家母亲会发火,谁知顾家母亲忍了,反而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想来跟小妹打听点事,不知道你在,回头再说,回头再说。”顾家母亲走了。如此涵养,真让素春没想到,素春顾不听素处数落她,赶紧去跟母亲讲
顾明又来服装店找素处,说他要去上海跑销售,想带她出去见见世面,也可以在上海寻找一条进服装的渠道。素处的态度明显变化,说她现在脑子太乱,等她想清楚再说。其实,素春就在服装店外监视素处,当她听见顾明邀请小妹去上海,差点冲进去,这句话反而提醒了她。顾明走后,大姐进了服装店。素处不高兴,“你监视我?”素春说的话很简单也很重:“我要去南方看你三姐,你要还认我这个大姐,就跟我一起去!”一听去三姐那里,素处当然愿意,“那得让我坐飞机?”大姐答应了。
素春回屋收拾行李,“小楚,跟大姐去看你三姐去!坐飞机。”小楚乐得不得了。可是当听到素处也一起去,小楚犹豫了,但是她不愿意让大姐知道她在和五姐闹别扭,“三个人去得花多少钱呀?”素春说花多少钱也去,“省得有人惦记着!”小楚明白了是在说五姐,不想失去坐飞机的机会,担心扔下母亲会不同意。素春这才发现自己说了不算,还有母亲这一关呢。还是小楚会编瞎话,说“三姐给我找了南方著名大夫会诊,还可以做康复治疗,走的更快点。”许敏容见小楚开口说话,又是治病,哪里敢不同意。